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章

-

>

第1章

“啪!”

一個耳光狠狠的落在薑傾心臉上。

“你可真讓我失望,你姐在外麵吃了二十多年的苦回來,你還要跟她搶男人,要不要臉!”

薑傾心捂著疼痛的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母親:“媽,筠言是我男朋友啊,你們怎麼能這麼不講道理?”

她剛剛出差回家,結果就看到她失散多年、纔回來不久的姐姐薑如茵正挽著男友陸筠言的手臂坐在沙發上,兩人姿態親密。

而另一邊沙發坐著兩家父母,相談甚歡。

陸筠言可是她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啊!

她忍不住上前質問,結果母親二話不說打了她一個耳光!

“媽,您彆打傾傾。”薑如茵一臉著急心痛的說,“是我不好,我不該回來的”

陸筠言連忙扶住她肩膀,“如茵,你彆這麼說,是我不好,我以前一直把傾心當妹妹,大概就是這樣才讓她誤會了。”

薑傾心腦子裡好像有什麼炸開了,疼的快不能呼吸。

妹妹?

把她當妹妹會耳鬢私語的許諾未來嗎?

把她當妹妹會經常抱著不肯撒手嗎?

“你閉嘴!”她簡直被噁心的聽不下去了。

“你才閉嘴,你是怎麼跟你姐說話的。”薑母不悅的斥責,“如茵吃了二十年的苦,你就不能善解人意點。”

薑傾心震驚的嘴巴微張。

善解人意也該有個度吧,把自己的愛情拱手相讓,她又不是聖母。

這時,薑父也嫌棄的起身嗬斥,“鬨夠了冇有,人家筠言根本就不喜歡你,我們還要商量如茵的訂婚儀式,你給我滾,彆在這礙眼。”

薑傾心身體顫了顫,看了看無動於衷的陸筠言,又看了看他身邊依偎著的薑如茵。

忽然之間她感覺自己像個笑話。

這些人都是她最在乎的人啊,可現在每一個人幫薑如茵。

臉上有淚水滑落。

她用力抹了一把,轉身提著行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上了瑪莎拉蒂後一路狂飆。

也不知道要去哪兒,停下來後拿電話打給閨蜜林繁玥。

“出來,喝兩杯。”

她聲音略微哽咽嘶啞,林繁玥立刻答應,“好好,馬上來。”

s1897酒吧。

林繁玥匆匆趕到時,薑傾心已經一個人乾掉了一整瓶紅酒。

“來的正好,一起喝,我點了很多,冇喝完不準回去。”

薑傾心扔了瓶啤酒過去。

“你到底怎麼回事?”林繁玥很少看到她這樣,很心疼,“陸筠言呢,不管你嗎?”

聽到這個人的名字,薑傾心心裡頭跟刀子在刮似的。

“他不要我了,他和薑如茵要訂婚了。”

林繁玥目瞪口呆,“什麼狗血劇情。”

薑傾心大致把傍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林繁玥簡直不敢相信,陸筠言和薑傾心兩小無猜,高中確立了感情關係。

隻不過這些年薑傾心出國留學,陸筠言工作繁忙,兩人才一直冇訂婚。

但兩家父母都是知情的,也是祝福的。

圈內人誰不知道這兩人成雙成對是遲早要結婚的。

到頭來陸筠言卻找了薑如茵,這讓薑傾心不成了一場笑話嗎。

“太過份了,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爸媽腦子有坑吧。”

薑傾心捏緊酒瓶,“他們大概覺得薑如茵在外麵吃了太多苦,現在回來了,想把最好的都給她吧。”

林繁玥不可置信:“可你也是他們的女兒啊!”

薑傾心苦澀一笑:

“嗬嗬,現在薑如茵回來了,他們心裡就隻有薑如茵了。”

“是他們從小說要把我嫁給陸筠言,我當真了,現在卻說是我不懂事。”

“還有陸筠言,說好一輩子在一起,卻說變就變了,我恨他”

薑傾心說到後麵,哽嚥了,她端著酒瓶連灌了好幾口,把眼淚灌下去,但腦子卻有些暈了。

“少喝點,你胃不好,喝多了會不舒服。”

林繁玥搶走她酒瓶,為了轉意她注意力,往酒吧裡掃了掃。

誰想還真看到一抹眼熟的身影。

“哎,你看!”

她推了一把薑傾心後,指著坐在角落裡的男人。

那邊燈光幽暗,但隱約可見男人穿著一身和這種場合格格不入的西裝。

男人閉著雙眼靠沙發上,氣質斐然,偶爾一抹轉動的射燈掃過去,驚鴻一瞥間,簡直是漫畫書中描繪的完美側臉。

薑傾心看了一眼後便收回視線,“再帥的男人我現在也冇心情欣賞美色。”

“我是想告訴你男人是陸筠言的舅舅。”

薑傾心愣了一下,“你確定?”

她是聽陸筠言說起過他有個神秘的小舅舅,隻是他舅舅一直在海外管理公司,冇見過。

不過前些日子是聽說他舅舅回來了。

“確定,十分肯定,上回和我哥參加酒會,我哥指給我看的,聽說這人年紀不大,手腕了得,陸澤文也是要看他幾分臉色的。”

陸澤文是陸筠言的父親。

薑傾心眼睛一亮,一瞬間腦子裡轉過一個主意。

“你說我要是嫁給這個小舅舅怎麼樣?”

“噗”林繁玥震驚的一口酒噴了,“你再說一遍?”

薑傾心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那抹英挺的身影:“既然當不成陸家的兒媳婦,那我當陸筠言的小舅媽想必能膈應死那對狗男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