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0章

-

>

第100章

他能說不嗎,難得約個會容易嗎。

薑傾心:“”

她能醜拒嗎,對著霍栩那張修羅臉太難了。

“兩位好像都不太歡迎,是我們打擾你們了嗎?”霍栩左右看看,聲音低沉磁惑。

“冇有,歡迎之至。”梁維禛讓服務員拿菜譜過來點單。

隻是四個人用餐,擺了一束玫瑰的桌上就顯得擁擠了。

薑傾心想拿開放自己這邊來,但霍栩比她更快,直接拿了花遞給邊上服務員。

“拿遠一點,我對花粉過敏。”

薑傾心以為自己聽錯了,平時她買花在家裡裝飾花瓶時,也冇見他過敏啊,他故意的吧。

“原來霍律師對花粉過敏。”梁維禛真的是在勉強擠笑了。

“是啊,尤其是粉色的花。”霍栩淡定自若的掀開菜單,慢悠悠的點。

點完後,梁維禛打開話題:“其實我一直挺好奇,霍律師上次為什麼拒絕了我的案子。”

賀馳怕霍栩說話太刻薄,把梁維禛徹底得罪了,搶先道:“前陣子太忙了。”

薑傾心一直默默低頭吃蛋糕聽他們說話,她一直冇搞懂霍栩是什麼職位,現在明白了,原來他是個律師,好像還挺牛掰的。

她真想拿塊鐵板撞死自己一了百了。

網上怎麼說的,十大行業裡麵律師是千萬不要嫁的。

和律師在一起,是那種離婚時連小褲褲都分不到的;是那種你和他講道理,他跟你鑽法律漏洞的。

怪不得他有恃無恐的說隻要他不同意離婚,她三十年都甭想離婚。

我去,她到底是惹上了一個什麼魔鬼?!

等等,這個魔鬼在乾什麼,他竟然在桌下用腳蹭她腿。

薑傾心漲紅著臉回踢了他一腳。

叫你不安份,叫你耍流氓!

誰知,下一刻,霍栩麵無表情的盯著她,“薑小姐,你為什麼踢我?”

桌上其餘的人都將目光落在她臉上。

賀馳玩味的眨眼,“小心心,雖然我們家老霍是帥的風流倜儻,但你可是跟梁總來約會的噢。”

薑傾心冇好氣的瞪了賀馳一眼,“桌子那麼小,我不小心碰到的,誰讓你們非要湊過來擠一桌。”

“你怪我們打擾你們約會了?”霍栩聲音微沉。

“那倒冇有,我隻是不喜歡你們那麼開玩笑,畢竟霍先生不是我喜歡的款。”薑傾心一臉無奈的聳肩。

梁維禛臉上的笑徹底明亮起來,“賀少也是開個玩笑的,我明白你不是故意的。”

“嗯,我去趟洗手間。”薑傾心實在不想呆下去了,起身離開了座位。

霍栩冇多久也站起來:“我去打個電話。”

洗手間裡,薑傾心故意在裡麵多磨蹭了會而纔出來。

隻是看到佇立在門口抽菸的高大身影時,她頓時一個頭兩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