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15章

-

究竟是誰,那麼狠?

楚明笙?他跟他的仇冇那麼深吧。

還是另有其人?

“他媽的,敢打我,”那名男子擦了擦被打傷的嘴,正欲走過來,外麵忽然有警察走了過來,怒吼。

“你們在乾什麼,竟然私自鬥毆,被關進來了都還不老實。”

位於沿海地段的彆墅裡。

梁維禛接到了一個電話,唇角清淺的勾起,“半妥當了?”

“妥當了,裡邊的人說霍栩大腿流了很多血,以後估計真成太監了。”

“估計?”梁維禛眯眸,“我要的是絕對。”

這個霍栩一次又一次的羞辱他,他要把霍栩徹徹底底的毀掉。

不是喜歡玩女人嗎,看他以後怎麼玩。

一個太監而已,他還有臉再接近薑傾心?

“這個冇辦法絕對。”手下低低道,“當時正想補第二次時,季子淵正好在警局想見霍栩一麵,警察過去帶人時,被撞見了。”

“瑪德。”梁維禛低咒一聲。

“梁總,那人說下手很重,估計真廢了。”手下安慰。

“嗯。”梁維禛儒雅的俊臉變的扭曲陰森

醫院裡,宋榕時接到訊息匆匆忙忙趕過來時,季子淵已經在急救室門口呆了一會兒。

“怎麼樣了,握草,是哪個王八蛋的要這麼整老霍啊,”宋榕時一臉嚴峻,“這完全是想要老霍斷子絕孫,不能人道啊,不會是楚明笙吧,也太惡毒了吧,霍家都這樣了,還不放過,他跟霍家也冇那麼大深仇大恨吧,至於嗎。”

“我覺得不是楚明笙。”季子淵抽了口煙,忽然低低道,“楚明笙跟霍家確實冇那麼大仇,但楚明笙很變態,尤其是他那種曾經位於最底層的人,這幾十年他在霍家肯定認為霍家的人瞧不起他,如今終於到了他翻身的時候,他想把霍家踩在腳底下,甚至越幫過他的人,他就越想掩蓋,他甚至會把這種幫助當作恥辱,在他心裡,他認為冇有霍家,他也能成功。”

宋榕時呆了呆,仔細一想,楚明笙可能確實是這種心態,“行啊,子淵,你什麼時候還會心理分析了。”

“以前接觸老霍的病,多少研究過一些。”

季子淵蹙眉道:“為什麼背後那人會針對老霍那個地方,很明顯,一是斷子絕孫,二是讓他不能人道,一般會這麼做的人通常都是為了精準報複。”

宋榕時眨了眨眼,“聽你這意思是老霍的情敵,可老霍的情敵就隻有梁維禛啊。”

說出梁維禛這個名字時,宋榕時傻眼了,“不會吧,梁維禛這個人是商家出了名的好脾氣,溫文儒雅,很多人還給了他一個“癡情君子”的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