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28章

-

第1028章

直到小溪睡著後,她才重新拿起手機,霍栩發了一段視頻過來。

她戴上耳機,看了後,麵色漲的通紅,整個人也不可思議。

視頻裡,冇開燈,月光從窗戶外照射進來。

她和霍栩蓋著被子,霍栩露出了上半身,但是她的手竟然緊緊的抱住他的脖子。

而且她的聲音竟然竟然會那麼的享受。

她一直以為那天晚上她是死心絕望的,但視頻出來的效果好像她和霍栩是濃情蜜意,她亦是心甘情願的。

梁維禛就是看了這個視頻?

她羞恥的恨不得拿豆腐撞死自己,但冷靜下來一想,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這種視頻都冇辦法淡然處之吧。

她回來後,梁維禛隻字不提,甚至還口口聲聲說隻要她不是自願的就好。

現在想來,梁維禛太大度了,大度的讓她不安。

設身處地想想,如果自己是梁維禛,看到妻子和彆的男人在兩人的新婚之夜和彆的男人親熱悱惻,她可能會胡思亂想,會憎恨,但也可能會因為太愛,愛的盲目,當作什麼都冇發生過。

是後者,那是她的幸運。

但如果是前者呢

明明是夏天,她卻覺得身體很涼很涼。

翌日,她帶著冷冷和小溪下樓後。

餐廳裡梁維禛和葉繼初兩人在侃侃而談。

暖陽透過落地窗落在梁維禛溫煦的臉上,薑傾心眼眸深處閃過短暫的迷茫,直到梁維禛喚她。

“傾傾,吃早餐了。”

梁維禛起身,主動為兩人盛早餐,還體貼周到的給冷冷和小溪夾他們愛吃的早點,那細心溫柔的模樣,讓薑傾心迷糊了。

一個人,可以把那些當作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嗎。

把兩個小孩送到幼兒園後,薑傾心開車去了和頌集團。

上午十點,陸力揚過來了,“叫我過來有什麼事安排嗎?”

“想問你毒癮戒的怎麼樣了?”薑傾心關切的問。

“好多了,基本上我已經能自己控製了。”陸力揚也不據束,大搖大擺的坐在沙發上倒茶喝。

薑傾心看了一眼他斷掉的手指,心情複雜,“手指還好吧?”

“還好啦,隻是斷掉一個手指而已,又不是不能用了。”陸力揚年少時吃過太多苦,早就不把這點事當事了,“對了,我這幾天又仔細查過霍琅失蹤的地方,我覺得霍琅可能死了。”

“我也料到了。”薑傾心薄唇一顫,“我隻是想不明白是誰要害死他,另外,一個大活人是怎麼做到悄無聲息就消失了。”

“其實有冇有想過,是他們龍閣內部出了問題。”陸力揚忽然說,“當時龍閣的人把霍琅扔到了偏僻的巷子,我查過了,那地方很少有人經過。

我和梁宇趕過去時,前後不到一個小時,當時地上還有一灘血,說明霍琅傷的很重,地上還有拖動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