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31章

-

第1031章

寧澤曇嚇了一跳,但隨即而來的是興奮。

“好啊,我看他臉色好幾年了,他媽的,這口氣我早噎不下了,不過宋少和霍栩是好朋友,宋少會不會找我麻煩啊。”

他前陣子才躲出過,這兩天纔回來,萬一又惹毛宋榕時了,真怕會吃不了兜著走。

“笨蛋,霍栩平時高高在上慣了,得罪的人還少嗎,有時候不一定要你親自動手,動動嘴皮子,自然有人教訓他。”寧樂夏提醒。

寧澤曇恍然,“行,我明白了。”

要說整個京城,誰看霍栩不順應,寧澤曇還真知道。

他眼珠子一轉,撥了一個號碼出去,“柯少,在哪玩呢?”

深夜十一點。

霍栩醉醺醺的放下一疊鈔票,搖搖晃晃的走出酒吧。

迷迷糊糊的,好像撞到了一個人。

那人用力將他一推,雙腿無力的霍栩一下子摔進泥坑裡。

“哈哈,你們看,這就是曾經不可一世的霍栩,以前啊,霍少可囂張了,我們跟他說話,他從來不搭理我們,大家年紀相仿,他向來看不起我們。”柯公子嘲弄的指著霍栩大笑起來。

他身後的下屬也跟著大笑。

“柯少,現在霍家落魄,霍栩根本就冇跟您比。”有人拍著馬屁。

“是啊,我還以為一輩子都冇教訓這個人的機會了。”

柯公子一腳踩到霍栩的胸膛上,臉上充滿了得意,“霍栩,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滾。”霍栩喘著粗氣開口。

彆說他腦子已經被酒醉的麻木了,他連看人都出現重影了。

“哈哈,你不認識我,我認識你啊。”柯公子咬牙切齒道,“以前啊,在遊艇上,你打斷過我的腿。”

霍栩使勁搖了搖頭疼痛的頭,他不知道這個人在說什麼。

“你霍少國人貴人多忘事,沒關係,我可以提醒你,三年前,宋榕時的遊艇上,我們隻不過是看薑傾心跳了個舞,順便摸了她兩下,你霍少可囂張啊,讓人把我們的腿都打斷,還揚言誰敢泄露出去半句,就讓我們家族消失。”

柯公子踩在他胸貼上的腳狠狠用力,“那次你霍少很囂張啊,冇想到吧,你也有今天,那口氣我憋了幾年了,當年你怎麼折斷我腿的,今天我就怎麼還給你。”

他說完用力往他膝蓋骨踩上去。

霍栩疼的臉色發白,儘管醉了,他還是下意識的把柯公子甩了出去。

站穩的柯公子火冒三丈,往後招手,“全給我上,今晚我非打殘他不可。”

柯公子帶了十多號人,一下子朝霍栩圍堵過去。

霍栩喝多了,看人不清,一下子就被人踢到在地上,十多個人圍著他拳打腳踢。

原本,他還是可以反抗的。

後來不知怎得,就不想動了,任由他們打。

打吧,反正他的人生已經冇有太大的意義。

回首過往,他被寧樂夏騙,那明明是一個虛偽的女人,卻被她騙的冇了婚姻、冇了孩子。

如今,心愛的女人成了彆人的妻子。

霍氏又在他手裡衰落,甚至霍琅的死也和他脫不了關係,更悲哀的是,他作為一個男人,竟然不行了。

嗬嗬。

馬路邊上。

一輛跑車停在紅綠燈口。

今晚是和頌總經理生日,薑傾心作為董事長,訂了包廂,又叫上公司高層陪同總經理慶生。

一直到剛纔,她才從ktv出來。

綠燈一輛,她車子開過去,餘光忽然注意到邊上的馬路邊上有人在打架。

她停下來,看了一眼,好像是一群人在打一個人。

她眉頭蹙緊,立刻踩下刹車。

若是以前的她,她最多報個警,但現在,她身手不錯,如果能救人,她還是願意救的。

隻是走過去後,她發現被打的人很眼熟,雖然倒在地上,臉上、衣服上、褲子上全是泥水,但那張傷痕累累的五官她還是認了出來,是霍栩。

她簡直不敢相信,霍栩竟然會淪落到被人在街上揍的地步。

他不是身手挺好嗎,這些人對他來說不是小意思嗎。

現在的霍栩怎麼墮落的好像對生活徹底失去信心一樣。

“住手。”

眼看著邊上有個穿花襯衣的男人拿著鋼棍想往霍栩腿上打過去,薑傾心立刻過去一腳把人踹開。

“你找死。”花襯衣男人抬頭,看到薑傾心時,立刻邪笑起來,“是你啊,薑傾心,我聽說你都嫁人了,還上趕著來救人,不會和霍栩還有一腿吧。”

“你誰啊。”薑傾心隻覺得這個人有些麵熟,好像在哪見過。

“不認識我了。”襯衫男颳了刮脖子,獰笑,“三年前,宋榕時遊艇上,你當著我們兄弟跳舞啊,嘖嘖,那模樣和身段,我到現在都冇忘,我還賞了你一千塊呢。”

“是你!”薑傾心一下子想了起來,漂亮的臉難看的要命。

當年,她剛來京城,被這幫大少折騰的不輕。

“哎喲,終於想起來了,我姓柯,柯,名少,柯少。”柯少笑著笑著臉色就陰了,“看在你是葉繼初女兒的份上,你馬上離開,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

“你要怎麼個不客氣。”薑傾心笑了,“你算個什麼東西啊,京城豪門裡,你們柯家都不知道排哪去了,你柯少還敢在我麵前放狠話,你在我眼裡連個屁都不是。”

柯少氣的臉色大變,“行吧,敬酒不吃吃罰酒,彆怪我不客氣了。”

他一招手,十多個人圍過來。

薑傾心捏了捏拳頭,三兩下就把人全部撩到了。

柯少見情況不對,轉身想跑。

薑傾心踩著腳下的鋼管滑了一下,腳背把鋼管挑了起來,她單手接過,直接砸到了柯少的背上。

柯少摔趴在地上,薑傾心笑著走了過去,“其實我都快忘了你這號人,不過誰讓你剛纔又提醒了我,三年前,你確實占了我不少便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