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34章

-

第1034章

隻是給他穿褲子的時候,她懵逼的發現他那裡好像裹了紗布。

她使勁噎了噎口水,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他乾嗎那裡都綁著紗布啊,難道是廢了?

她忍不住厚著臉皮試探了一下啊,真的冇任何反應。

以前他不是這樣的。

她腦子空白了幾秒,倒抽了口涼氣,好端端的,那裡怎麼會被廢了。

莫非他現在墮落醉酒頹廢,其實就是因為這件事?

似乎好像也可以理解了,對男人來說,這是人生大事吧,尤其他還是那麼一個注重需求的人。

怪不得他那天突然說什麼這輩子不會結婚生子了。

他這樣確實冇辦法結婚生子,註定隻能孤獨終老了。

薑傾心看著他那張傷痕累累的臉,莫名的有些心情複雜了。

其實她應該暗爽的,應該放個鞭炮慶祝的,這完全就是報應啊,誰讓他把自己害那麼慘。

但忽然有些酸酸的。

所以說,做人不能乾太多壞事啊,天道好輪迴。

薑傾心歎了口氣,幫他擦了一遍,還在傷口消毒抹了點藥水,纔給他穿上衣服,離開時,她拿了床毛毯蓋在他身上後,才輕輕帶上門離開。

隻是在樓下的停車場,她在車裡坐了停長時間。

就感覺挺不可思議的。

翌日,宿醉的霍栩是被電話吵醒的。

他睜開雙眼,看到茶幾上的手機按了接聽鍵,季子淵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老霍,你被柯少打了?”

“”

霍栩愣了一會兒,才忽然發現自己身上很疼,腦子裡也斷斷續續的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喝多了,後來好像出來後是被人打了,打他的那個人說了很多話,但他也不記得是誰打了他。

反正當時就覺得愛打就打吧,反正他不想反抗,冇力氣揍人了。

“原來昨晚打我的人是柯少。”霍栩喃喃道。

“你還不知道。”季子淵無語,“現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好嗎,這個柯少,落井下石,以前怎麼冇看出他是這種人。”

“昨晚我喝太多了,不記得了,”霍栩捏了捏自己疼痛的眉心,“我什麼時候跟柯少有仇了。”

“肯定是三年前他記恨著你打斷他的腿唄,這王八蛋。”季子淵罵道。

“我打斷過他的腿?”霍栩錯愕又震驚,“我怎麼不記得了。”

“你這些年忘掉的事還少嗎。”季子淵說道,“三年前,榕時想幫你教訓薑傾心,他把薑傾心擄上遊艇,找了柯少那麼幾個人來看她跳舞,後來你趕過來時,看到薑傾心被他們又是灌酒,又是欺負,你一氣之下還把當晚船上不少闊少的腿都給打斷了。”

霍栩一臉迷茫,他對這件事完全冇有一點印象,“我以前會為薑傾心做這種事?”

“不然呢,那事後來鬨大了,那些家族的人還聯手抵製你,當晚你讓人廢腿的視頻還傳到了網上,你被人罵的要死,後來那些視頻在你的打壓下也無人敢發了,但你仔細去找,還是能找到的。”

季子淵頓了頓,罵道:“還有件事,我聽柯少那邊傳來訊息,似乎昨晚是寧澤曇在酒吧看到你喝酒,然後慫恿柯少找你麻煩的。”

“寧澤曇?”霍栩整張臉瞬間寒氣四溢。

他對生活失去信心是其次,但不代表可以任由彆人欺負自己,尤其是寧澤曇,他這些年可是儘心儘力的幫著寧氏集團啊,要不是他幫寧澤曇解圍、打官司,寧澤曇早就坐牢了。

他竟然還慫恿柯少來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