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35章

-

第1035章

“你確定?”霍栩寒聲道,“我跟寧澤曇無仇無怨吧。”

“你確定無怨?”季子淵提醒。

“你說的是我和樂夏分手這件事?”霍栩錯愕,但隨即而來的是眼底湧起戾氣。

他並不認為自己虧欠了寧樂夏,要知道,原本他和薑傾心複合後,寧氏兄妹在後麵耍了多少心眼啊。

季子淵歎了口氣,“我不清楚,我隻能說寧澤曇本身就不是個好東西,這種人,你幫他,他覺得理所當然,不幫,他反而會恨你。”

“他是故意的吧。”霍栩很快明白過來,“他自己不好動手,怕惹怒你們,就慫恿柯少過來。”

“估計是這樣,上次他給林繁玥下東西,榕時想教訓他,他就跑出國去了,大概以為榕時消氣了,事情也過去一個多月了,又跑回來了。”季子淵道,“你是我兄弟,這事我會給你出氣的。”

“嗯。”

霍栩腦子還是很亂,“對了,我昨晚怎麼回來的?”

“我哪裡知道,反正我是早上才得知你被打的。”

霍栩低頭,忽然注意到自己手背上、身上都上了藥水,而且他衣服好像也換了。

他臉色忽然劇烈的一變,掛了電話後,他扯開褲子看了一下裡麵。

該死的,他裡麵的褲子也被人換了。

也就是說昨晚他可能被人發現了。

是誰?

他記得昨晚好像夢到了薑傾心,她出現在了這裡。

這不可能吧。

他打了個哆嗦,趕緊坐起來,跑保安室那邊去,他讓管理員調出監控,一看後,腿差點軟了。

真的是薑傾心,她給自己換了衣服,肯定還發現他那裡纏了紗布。

還有什麼讓喜歡的女人發現自己不行了更悲催的事。

霍栩簡直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他昨晚為什麼要去喝酒。

這下好了,連那一點**的秘密都儲存不住了。

上午九點。

梁維禛開著車把薑傾心送到和頌集團大門口,但薑傾心好像還在走神,他低聲提醒,“到了。”

“噢。”薑傾心回神,解開安全帶,“那你自己小心點。”

“嗯。”梁維禛點頭,忽然盯著她的眼睛說:“昨晚霍栩好像被人打了。”

“打就打唄,又不是我讓人打的。”薑傾心有些心虛的打開門,“我上去了。”

梁維禛看著她背影離開後,纔想起早上接的那通電話。

“昨晚霍栩被柯少的人揍了一頓,但薑傾心後來出現救了霍栩。”

梁維禛一雙眸陰沉下來,怪不得她昨晚一點多纔回來。

他又一次欺騙了她。

這個該死的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