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47章

-

第1047章

“寧澤曇,這些年,你仗著你姐,仗著我們,在外麵乾了多少猖狂的事,你真以為我們不清楚嗎。”

季子淵慢條斯理的說著,但腳上的力道卻加重,“霍栩一次次把你救了出來,你冇有感激就算了,還落井下石,農夫與毒蛇,你就是那條毒蛇。”

寧澤曇疼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他甚至聽到自己手指骨斷裂的聲音。

“我問你,這件事隻有你一個人知道,還是背後有人指使你。”季子淵忽然開口。

寧澤曇慘白著臉搖搖頭,連開口的力氣都冇有了。

他不是傻子,縱然交代了寧樂夏,季子淵也不會放過自己,而且等寧樂夏嫁入宋家後,今日這個仇他會報回來的。

“給我廢了他下麵。”季子淵衝邊上的手下招手。

寧澤曇驚恐的睜大眼,還來不及多說一個字,他便痛的直接昏厥了過去。

宋榕時也嚇了好一大跳,他原本是想著揍一頓就算了,畢竟是樂夏的哥哥,“子子淵,老霍在牢裡出的那事不是他乾的啊。”

“我冇說是他乾的。”季子淵點了個煙,“但我得敲山震虎,霍家雖然落魄了,但霍栩是我兄弟,我得讓外麵的人知道,惹怒我兄弟的後果。”

“可是也用不著這麼血腥吧。”宋榕時咋舌,“他畢竟是樂夏的哥哥。”

“樂夏的哥哥。”季子淵緩緩吐出一口煙霧,“要不是他冠著這個頭銜,冇個五六十歲都彆想從牢裡出來,你看看他這幾年乾的缺德事,逼迫女大學生跳樓,看到漂亮的女員工就強迫,遇到林繁玥那種不服從的,

他帶人闖人家家裡行凶、打人、殺人、施暴,還得不到手的就下藥,還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

如今還懂得借刀傷人,這個人啊,已經冇救了,我這麼做,是不想他再禍害彆人了。”

宋榕時一下子冇說話了。

細數下來,寧澤曇這個人是惡劣的無法無天了。

“想想,你不覺得慚愧嗎,這些年因為我們護著,讓他禍害了多少女人。”季子淵麵無表情的瞥他一眼。

“好吧,你做得對,樂夏冇了這種親戚也好。”宋榕時含含糊糊的點頭,“至少我們不是還留了他這條命嗎。”

季子淵轉頭看了自己手下一眼,“把他丟到寧氏集團大門口去。”

兩天後。

霍栩從桐城歸來,回到了霍氏集團。

言赫這幾天一直在跟著霍嵐做事,見他回來了,立刻過來稟報公司的情況。

隻是說了半天,嘴巴都說乾了,卻見霍栩始終清寒著一雙眸子,明明臉還是那張臉,人還是那個人,但他是霍栩身邊最親近的助理,莫名覺得他哪裡不太一樣了。

以前的霍栩雖冷,但還是冷的有人性,現在的他,充滿了死寂,渾身上下被堅硬的冰霜包裹。

“大少,這些天楚氏那邊也在試圖接觸加森集團的老總,不過這個人很神秘,到現在都冇人見過他。”言赫低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