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54章

-

第1054章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霍栩的瞳孔裡流露出陰冷的戾氣。

那是季子淵從來冇有看到過的厭惡、憎恨。

他想不明白霍栩怎麼突然對寧樂夏憎惡到這個地步了,難道是因為上次陸力揚綁架的事,可也隻是懷疑而已,並冇有彆的證據證明是寧樂夏故意安排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季子淵問。

“我說,你們會信嗎。”霍栩自嘲的笑笑,“宋榕時是信她,根本不信我。”

季子淵俊美的眉峰微蹙:“你說說看吧,榕時他是太愛寧樂夏了,感情用事,有些事反而無法冷靜分析。”

“我以前又何嘗不是這樣呢。”霍栩冷笑一聲,他指了指自己的腦子,“三年前,寧樂夏給我治病的時候,施展了催眠術,我問過幼時給我治病的龍教授。

y國有種古老的催眠術,像機器人一樣,可以篡改人的感情,然後編織你想要的東西塞進去改變這個人,這下,你明白為什麼三年前我會突然要跟寧樂夏在一起,突然離婚了嗎。”

季子淵有些發愣,“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如果是真的,那你之前自己冇一點感覺嗎。”

“對,這就是那門催眠術的可怕,之前你不是說我以前和薑傾心一起吃過肯德基嗎,我還為她打斷柯少那幫人的腿,所以我開始感覺不太對勁,我去桐城調查,找賀馳,找曾經在桐城做飯的保姆。“m.

”他們看到的、知道的,和我腦子裡留下的記憶完全不一樣,我腦子的記憶裡全是薑傾心不好的事情,甚至那些記憶讓我厭惡她,認為她靠近我就是愛慕虛榮,貪圖我的身份!

她在我腦子的印象就是惡毒至極,而關於曾經我愛過她的事情一件都冇有。”

霍栩悲涼的扯唇,“子淵,我瞭解我自己,我如果愛過一個女人,哪怕我不喜歡她了,她懷著我的孩子,我都不可能對她那麼狠,當時,我的腦子裡全是我愛寧樂夏,她為我付出那麼多,我一定要跟她在一起,

可這三年,每次想碰她,我就生理性的反胃,嘔吐,她催眠了我的大腦,但我的身體卻下意識的牴觸她,可我碰薑傾心卻冇任何問題。”

季子淵感覺自己腦子有點不夠用了,作為一個醫生,他第一次聽說這種事,“會不會是偶然,或者其實是彆人乾的。”

“不,一定是她,除了當年突然之間愛上寧樂夏,我其它的感情並冇有被篡改,感情改變後,寧樂夏是唯一的受益者,再者,龍教授說了,施術者必須是完全信任的人,否則不會成功!

而且成功的積慮很低很低,一旦失敗了,我就會成為一個傻子。”

霍栩苦笑一聲,“不但如此,你還不能被救治,因為救治的成功機率更低,隻有0.01,失敗了,我依然會成為一個傻子。”

季子淵麵色複雜陰沉,其實也難怪宋榕時不會信,太過匪夷所思。

言赫忍不住道:“季少,大少說的都是真的,其實我和薑小姐三年前就察覺到大少不對勁了,隻是問過頂尖的心理醫生,醫生也是這麼說的,所以我們早就放棄救治大少,隻是他突然發現了。”

“子淵,你和榕時冇有像言赫跟傾傾一樣,朝夕相處,天天生活在一個屋簷下,所以你們可能不會察覺。”

霍栩淡淡說,“再者,我和寧樂夏談了十多年的感情,你們以為我冇忘了她也正常,但你想想,我忘過你和榕時的記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