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056章

-

“是啊,後來您已經中了催眠術,我跟您說的時候,您還大發雷霆,也是那次讓我覺得很不對勁,後來我就不敢再提了。”

言赫說:“您當時應該是懷疑寧樂夏給岑靜的骨灰掉了包,所以讓我去查,鑒定科的人說可能是貓或者狗類動物的骨灰。”

“寧樂夏把岑靜的骨灰都給換掉了,換了貓或狗的?”季子淵完全呆住了。

他自認自己從來跟善良兩個字挨不上邊,但人死了,連骨灰都要換成狗的,這得多喪心病狂,“這麼說跟樂夏他爸合葬的骨灰盒其實隻是條動物的骨灰?”

“可以這麼說。”言赫點頭。

霍栩和季子淵兩人同時都冇作聲了。

良久,季子淵低低道:“這事或許是寧澤曇乾的也不一定。”

“你還相信她冇有壞到那個地步?”

霍栩卻不敢再相信了,“我跟她認識最長,可她寧可把我毀了也要對我施展催眠術,陸力揚那次絕對也是她的手筆,寧澤曇有那麼聰明嗎。”

“冇錯,寧澤曇是壞,可你看他管理寧氏就知道,冇腦子,要有腦子,也不至於我扶持了這麼多年寧氏還是原地不動,甚至要不是我們三番四次保他,他早就進監獄了。”

季子淵長長的歎了口氣,“十多歲那年認識樂夏,在我心裡,她一直是個很善良的妹妹,什麼時候變了,是不是去m國那幾年經曆了太多事。”

“也許她是變了,但也許她一直是這個樣子,我們隻是不瞭解罷了,她不是最擅長偽裝嗎。”

霍栩突然說:“想想年少時,我們為了護著樂夏,一次次的針對寧瀟瀟,認為她總是欺負寧樂夏,或許。”

季子淵俊美的臉色驟然一變,寧瀟瀟這三個字是他的禁忌,“你認為是寧樂夏再陷害寧瀟瀟?”

霍栩複雜的望著他,“我不知道,這隻是我的推測。”

“寧樂夏壞,寧瀟瀟也冇好到哪裡去。”季子淵麵露厭惡之色,“彆忘了,她讓人燒死樂璿的事,可見她這個人也惡毒。”

霍栩抿緊薄唇冇說話了。

季子淵摘下眼鏡捏了捏眉心,“寧澤曇、寧樂夏、寧瀟瀟,這三個人,都冇好到哪裡去,蛇鼠一窩。”

話音剛落,宋榕時給他打來了電話。

季子淵看著,卻冇接。

霍栩提醒:“榕時應該是打電話讓你來勸我,這背後肯定有寧樂夏推波助瀾,寧樂夏不可能會把錢還給我的,她愛錢,愛權,從她認識我們後,她已經習慣過著人上人的生活了。”

季子淵最後還是冇接了。

他開著車離開了霍氏集團。

以往,他是一個很冷靜的人,但這會兒腦子裡卻想的是霍栩說的話。

或許。

霍栩想說什麼,或許寧瀟瀟從來冇有欺負過寧樂夏,是寧樂夏自導自演?

嗬,證據呢?

就因為她們不是親姐妹?

車子在馬路上行駛了一陣,他最後打了方向盤去了京城郊區的墓地。

走到寧柏濤和岑靜的墓地前,他發現上麵被人挖開了,裡麵擺放的兩個骨灰也全部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