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244章

-

第1244章

霍栩越聽越觸目驚心。

不得不感慨楚明笙真的夠陰險歹毒。

或者說,他可能去桐城的時候,就已經被楚明笙盯上了,他一直在暗中策劃,一環又一環。

甚至,他還看出了梁維禛的野心,趁機拉攏,這兩個人都是城府極深的人,所以他和薑傾心都被騙了。

“傾傾,對不起,如果那個時候我對你多一點信任就好了,我們之間也不會走到今天。”

“不,我們之間還是會有今天的,因為寧樂夏會出現,那時候我就想過,你對寧樂夏一個表妹都能如此在意,如果她本人出現呢,後來我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敗得一敗塗地。”

薑傾心無奈的說“寧樂夏冇給你施展催眠術之前,你帶我去參加宴會,我是被你的兄弟如何孤立的、羞辱的,但你從來冇真正站在我這邊過,你們都無條件的偏袒寧樂夏,你的朋友不接納我,我原本對我們的感情也失去了走下去的信心,無非是那時候懷孕了,冇辦法。”

霍栩麵露懊惱,薑傾心說的這些,他很多都想不起來,因為記憶發生了錯亂。

倒是季子淵認認真真的道了歉,“對不起,你說得對,我那時候對寧瀟瀟有偏見,對你也有了偏見,我為我曾經做過的一切向你道歉。”

薑傾心扯了扯唇,“我還活著,你可以跟我道歉,那死去的人呢,可憐瀟瀟到現在都是不清白的,更讓她無法接受的事,她剛死了,她父母也死了,她媽的骨灰還被寧樂夏換成了狗的。”

“”

季子淵良久沉默了。

他的腦子裡閃過寧瀟瀟那張清冷漂亮的小臉。

時隔多年,他發現,她的樣子依然記得那麼清楚。

薑傾心紅著眼圈說“你們知道嗎,瀟瀟跟我說,以前她和你們關係都還不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每次都是寧樂夏欺負她,但寧樂夏一哭,你們就都覺得好像是她欺負寧樂夏,可能在你們眼裡,寧樂夏是那個永遠需要被保護的人吧。”

季子淵失了失神。

有些事,他們以前冇想過,聽薑傾心這麼一說,似乎他們每次都是看到寧樂夏在寧瀟瀟麵前哭哭啼啼,而寧瀟瀟冷著一張臉,他們就認為是寧瀟瀟欺負寧樂夏了。

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他誤會寧瀟瀟了嗎。

寧瀟瀟是被冤枉的,是他親自找律師,把她送進了監獄。

季子淵沉默著轉身離開了,連招呼都冇打。

對寧瀟瀟這個女人,他一直是厭惡的,也冇什麼好感,甚至很後悔年少時跟她交往。

可如今她已經不在了,季子淵也冇覺得自己心裡有多痛,就彷彿麻木了一樣。

外界的人都說他是一個花叢老手,冷漠無情,女人玩膩了就拋棄,愛一個人是什麼滋味,他真的不懂。

季子淵站在窗前,點燃了一根菸,放嘴裡。

煙霧嫋嫋間,他想起了讀高中那會兒,和寧瀟瀟偷嘗初次的滋味。

少男少女,純真的荷爾蒙和感情。

那時候寧瀟瀟青澀的小臉上佈滿了動人的紅暈。

後來,再冇讓他記憶猶新的女人了。

或許這輩子,他再也見不到那個叫寧瀟瀟的人了。

如果再見一次,他該說什麼纔好呢?

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