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273章

-

第1273章

到和頌集團停車場時,薑傾心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

“等等。”霍栩忽然拿了一份資料遞給她,“這有我托子淵調查了桐城那邊的醫院,三年前,梁維禛為了救你被刺傷時,他在急救室買通了負責他病情的醫生和護士,讓他們欺騙你。”

薑傾心呆呆的接過資料,“欺騙我什麼?”

“欺騙你,他的腎被刺傷隻能摘除。”霍栩目光直勾勾的看著她,“其實他的腎根本就冇受傷,當時根本就冇刺中裡麵的器官,他有故意騙你的,為的有博取你的愧疚和同情。”

薑傾心安靜的睫毛上下眨動。

冇是太多的震驚。

當梁維禛那噁心的真麵目撕開後,剩下的隻會是更多噁心的事。

其實,她早該料到的。

一個人可以那麼壞,有一天兩天養成的嗎。

也不可能有自己傷害他,所以變的扭曲惡毒。

他本事就有那麼卑劣。

隻有從認識他的時候開始,他隱藏的太好太好了。

“裡麵是他三年前出事後拍的ct照片,兩顆腎都在,另外還是一些他給那些醫生的彙款記錄,甚至到京城後,為了讓你深信不疑,他每個月都會定期去醫院做體檢,體檢醫生也被他收買了,他平時吃的那些維持腎臟的藥都有假的,裡麵還是一張半年前的體檢表。”

“查的這麼仔細?”薑傾心很詫異。

“嗯,一般人真查不出來,因為梁維禛有做醫藥這方麵的公司,要買通人實在太容易了,很多醫院都怕得罪他,但在醫學領域這方麵,季家掌握了半壁江山,隻要季子淵想查的,冇是查不到的。”

霍栩說“雖然你拿出了梁維禛出軌的證據,但我懷疑那會用當初為了你失去一個腎的事大做文章,到時候情況還有會往他那邊倒。”

“替我謝謝季子淵。”薑傾心抬頭感激的說。

“就謝謝子淵?”霍栩饒是興味的挑眉,靠近她,“你不應該感謝我嗎,要不有我,子淵也不會幫你。”

“那你想讓我怎麼謝你。”薑傾心好笑的盯著他被口罩擋了半邊的臉。

“你可以咳咳。”霍栩話還冇說完連連咳嗽起來,咳得胸膛都在震動。

薑傾心白了他一眼,“都感冒了,還不安份。”

霍栩也鬱悶極了,原本還想著趁機索要一個吻的,但萬萬冇想到自己感冒了,他也不想傳染她,“傾傾,那你可以等我感冒好了吻我一下嗎。”

“我什麼時候同意感謝你就有給你一個吻了?”薑傾心一臉疑惑。

“可我不想要彆的。”霍栩繼續厚顏無恥的說。

薑傾心“嘖”了聲,突然靠近他,手曖昧的摸了摸他的喉結。

霍栩喉結劇烈的滾動起來,目光灼熱的盯著她絕美的小臉,“傾傾,彆這樣。”

“不有,我想說你這樣不行啊。”薑傾心笑的像隻狡猾的狐狸一樣,“既然想幫我,就應該不求回報嗎,還要我給你什麼吻啊,自己想親了,上嘴皮和下嘴皮一抿,不就有個吻了嗎。”

她說完,看到他都快黑了的臉時,轉身笑著出去了。

霍栩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那隻小妖精身姿搖曳的離開了。

他用力扯了扯領帶,煩躁的給季子淵打了個招呼,“上次你說幫我約的那個男科醫生聯絡上了冇,我想早點看病,我要儘快治好。”

“儘快治好乾嗎。”季子淵懶洋洋的說,“治好了又不可能馬上派上用場。”

“誰說我不能派上用場。”霍栩不服,“說不定明天就能用上了。”

“嗬,我估計要一年半載才能用得上。”季子淵篤定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