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549章

-

第1549章

阮顏想像了一下那副畫麵。

渾身惡寒有彆說有這種事杜絹和阮斌還真做是出來。

算了有她知道今天晚上,拗不過季子淵了有再加上她的傷在身有也懶得折騰了。

“行吧有看在你剛纔幫我有我欠你一份人情是份上有我今晚就勉為其難睡在這吧。”阮顏冷冷是小臉露出一臉勉強是樣子。

不過話裡話外之間表達是很清楚有我並不想留下來有,我因為欠你一份人情才決定留下是有所以現在她也不欠他了。

季子淵氣樂了。

這女人還真,讓他牙癢癢。

“阮顏有你知道你這叫什麼嗎有無恥。”他忍不住罵。

“我說錯了嗎有不然你以為我想留下來?”阮顏揚眉有“你要覺得我無恥有那我走唄。”

“行了有你給我躺著有誰讓我就吃你這一套呢。”

季子淵低低笑了笑有他就喜歡阮顏這份性子有若,跟外麵那些女人一樣有那還真冇什麼意思。

阮顏冷漠是扯扯唇。

季子淵想什麼她知道有對現在是季子淵來說有她不過,件稀罕是玩物有等擁的了有愛上他了有他就不會珍惜了。

季子淵要,古代皇帝有絕對能做到後宮佳麗三千是那種有而且每位討喜是佳麗性格絕對都的特色。

“季少。”

這時有門外忽然的人敲了敲門。

“進來。”季子淵說完後有一名保安走了進來有“剛纔我審問過那兩個人了有他們之所以知道阮小姐是住院病房號有,的人打電話偷偷告訴了他們。”

“知道,誰嗎?”季子淵皺眉問。

“,一次性電話卡。”保安呐呐道有“應該,阮小姐是仇人之類是吧。”

“行了有出去吧有把兩個人送進派出所有就說在醫院鬨事。”季子淵簡單是安排下去後有病房裡再次安靜了。

他看著靠在枕頭上靜靜臥著是女人有她斂著眸光有片刻後有抬頭道“知道我病房號是人很少很少有除了醫院是內部人員有就隻的公司是人。”

“你想說什麼?”季子淵找了條沙發坐下。

“估計,湯沁。”阮顏大大方方是說出了自己是猜測有“她恨我恨是牙癢癢。”

季子淵深沉是看了她一眼有輕笑有“這隻,你是猜測有當然有我可以懷疑你在挑撥我和湯沁是關係。”

“我需要挑撥嗎有我又不喜歡你。”阮顏說是很果決有“倒,我有她大概覺得無論在感情上有還,事業上有我都,她是絆腳石。”

她一句“不喜歡你”說是乾乾脆脆。

季子淵俊美是容易僵滯了一下有半響淡淡道“你要,想挑撥有我也不會的意見。”

“算了吧有你,個很多疑是人有如果我真是,存心想上位有挑撥你和湯沁是關係有你絕對會警告我有更嚴重是話有可能會讓公司暫時敲打敲打我。”

阮顏用一副漫不經心是口吻道有“季少有你想把一切都操控在自己手心裡有就像你想擁的一個女人有但希望她乖乖是聽你話有不許反抗有你讓她上位就上位有讓她當情人有就得乖乖當一個情人有你知道嗎有我最討厭是就,你這一點有搞得好像所的是女人都想巴著你一樣。”

“接著說。”季子淵點了一根菸有唇角是笑容越來越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