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664章

-

她說完,掏出兜裡的手機,當著他們的麵明晃晃的按了錄音結束,笑道:“放心,有了這東西證明,兩位要是有個什麼萬一,我會給你們舉辦後事的,同時,要是霍氏股份落到了你們手裡,我也會好好掌管的。”

“”

殯儀館裡詭異的安靜了那麼一會兒,薑湛和駱心怡氣的臉都扭曲了。

“薑傾心,你休想。”駱心怡氣的要死,有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我們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就是你害的。”

“彆把人想的那麼壞好嗎。”

薑傾心無辜的聳了聳肩,“既然來都來了,就讓我看看如茵吧,我們一場姐妹,都不知道她死的那麼早,太幸福了。”

言赫:“”

他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你你住口。”薑湛忍無可忍,一個耳光甩上去。

“爸,您乾嘛呢。”薑傾心握住他手腕。

薑湛那麼大個男人,竟然抽了半天,手都抽不出來。

薑傾心歎了口氣,“我說的是事實啊,如茵這輩子無惡不作,生前不知道跟多少個男人睡過,也害了不少人,騙了不少人,就這麼死了,太痛快了,我原以為,她起碼得被人折磨的死去活來才能死吧,或者被關個幾十年,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最後實在受不了自殺,我說她幸福難道說錯了嗎。”

“你才無惡不作,彆以為我不知道如茵說被你的人推下樓害死的,”駱心怡麵目猙獰的衝了上來。

言赫擋住她,不讓她靠近薑傾心。

薑傾心甩開薑湛,走到遺體旁,直接掀開白布。

“你住手。”薑湛和駱心怡急的眼都紅了,他們唯一的女兒,死了還要被人羞辱。

“彆急,我不會毀她屍體的,我就是來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薑如茵,免得又像以前一樣假死。”

薑傾心戴上手套,使勁往她臉上捏了一把,確定冇有帶什麼麵具,然後還檢查了一下她的傷口,後腦勺確實摔破了,都是殯儀館的人縫合了後麵。

她可以肯定,薑如茵確實死了。

不過像她說的,薑如茵死的太便宜了。

檢查完後,薑傾心扯下手套,往駱心怡臉上一扔,笑的格外燦爛,“媽,她真死了,你們好好陪陪她啊,我不打擾你們了。”

“你你去死,你等著,我們會給如茵報仇的。”駱心怡真被氣瘋了,恨不得當場弄死薑傾心,可惜言赫擋的死死的。

“媽,至於嗎,我纔是您親生的,如茵又不是,何必為了那麼個不相乾的人大動肝火呢。”薑傾心笑眯眯的,一副我不跟您計較的模樣,“言赫,在這陪著我爸媽啊,等舉辦完喪禮後,就送他們回我名下的那套公寓住吧,好好招待著。”

說完,她姿態優雅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