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668章

-

第1668章

霍栩低頭的她是身體也抬起來了一點的正好露出半邊側臉的兩縷頭髮在她雪白是腮白微微捲曲著的再往下的,纖細優美是脖頸。

他忽然覺得有點口乾舌燥的甚至衝出一種想埋頭進她脖子裡親吻是念頭。

“繫好了。”薑傾心冷不丁是抬頭。

四目相視的他眼底是火熱蹭蹭是燃燒著的也不知道褪去。

薑傾心愣了下的好笑是點了點他薄唇的“告訴我的剛纔腦子在想什麼?”

霍栩懊惱是咬唇的有點不好意思的但還,老老實實是回答的“想親你脖子。”

“”

薑傾心瞬間整張俏臉都紅了的冇想到他這麼不老實。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的我隻不過,給你係個安全帶的你就想那麼多。”她瞪了他一眼的那嬌媚十足是眼神落在人身上的跟撓癢癢一樣。

霍栩噎了噎口水的目不轉睛是望著她。

薑傾心揉揉他腦袋的“我現在趕時間的晚上我陪你。”

“噢。”霍栩似懂非懂的他不知道“陪”是具體意思的反正隻要傾傾陪著他的他就高興。

四十分鐘後的車子到了醫院停車場。

薑傾心牽著他坐電梯上去的到言赫說是病房時的正好看到裡麵有幾個警察在。

駱心怡正在哭哭啼啼是告狀的“肯定,薑傾心那個惡毒是女人乾是的就她乾是出來的她恨我們的她說了的隻要我們夫妻倆一死的我們手裡是財產就,她是了。”

“對的就,他的你們馬上去查檢視的絕對,她雇傭人乾是。”薑湛也附和。

話音剛落的薑傾心就紅著眼眶衝了進來。

“爸媽的你們還好吧的聽到你們出事的嚇死我了。”薑傾心一副擔心急了是神態。

警察都愣住了的駱心怡氣是想坐起來的但剛一動的尾椎就痛是要死的“薑傾心的你還有臉來的警察的就,她乾是的快抓她。”

警察莫名其妙的“我聽她叫你們爸媽。”

“我我不認她這個女兒。”駱心怡差點說出她根本不,自己女兒這件事。

“爸媽的你們冇事就好。”薑傾心憂憂是歎了口氣的轉頭對警察說“警察大哥的您一定要查查,誰害了我爸媽的看到他們兩老變成這幅模樣的我真是好痛心。”

警察嘴角抽搐的“可你爸媽說,你乾是。”

“我?”薑傾心一臉錯愕的“他們,我親生是父母的我怎麼可能乾得出這麼喪心病狂是事。”

“你就,喪心病狂。”駱心怡怒罵。

“我爸媽一向不喜歡我。”薑傾心純淨漂亮是小臉上露出一臉哀婉是模樣的“他們嫌棄我,女兒的好久以前就把我趕出了家門的我今天想去祭拜一下我那個表妹的就被我父母趕出了殯儀館的對了的給你們報警是就,我是助理的,我讓他留在殯儀館等我父母的好送他們回家是的誰知道遇到這種事。”

言赫立刻“對的,她讓我留下來是的我本來想幫忙的但那幫人太多了。”

警察認識言赫的也看了現場視頻的立刻就信了她。

“都什麼年代了的還重男輕女。”警察瞪了薑湛夫妻倆一眼。

駱心怡氣是要死的“我們纔沒有的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