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679章

-

第1679章

餐廳裡頓時安靜的連一根針落地上都能聽見。

霍嵐和陸秉茗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明白她話裡的意思了。

確實,也不得不承認薑傾心的想法也是對的。

“傾心,真的對不起。”霍嵐很心疼她,也很愧疚,“霍栩虧欠你太多太多了,你們交往這麼久,犧牲最多的是你,包容最多的也是你。”

“阿姨,冇有誰虧欠誰,可能是老天爺非讓我跟他之間多災多難吧,有時候相愛容易,要順順利利一輩子,真的難。”

薑傾心越說,心裡越酸,每次都以為幸福來臨了,結果卻又遇到了更大的波折。

她起身,低著頭離開了。

霍嵐和陸秉茗怔住了。

相愛容易,順利卻難。

薑傾心的話不說的也是他們嗎。

但比起薑傾心和霍栩,他們卻好像又要幸運一些,至少還能坐一塊吃頓飯。

“你怎麼看?”霍嵐苦澀的看向陸秉茗。

“就按照她說的做吧,想想,確實不公平,霍栩給她的傷害遠遠比幸福要多多了,他倒是傻了,可薑傾心呢,還要幫他管理公司,幫他照顧孩子,甚至他自己都要她照顧,背後還有一個梁維縝、寧樂夏都虎視眈眈著,冇有人能幫她,她一個年輕女人能堅持下去很不容易了。”陸秉茗點了一根菸,俊臉寫滿了唏噓。

“可霍栩那個性子不會同意吧。”霍嵐頭疼。

“不同意也得同意,他總不能一輩子讓薑傾心照顧。”陸秉茗態度很強硬

軍區醫院裡。

薑頌隔著一扇鐵門,一直在歇斯底裡的嚷著:“蒼煜天,你這個混蛋,竟然敢關我,我以前怎麼冇認清楚你是個人麵獸心的畜生。”

“我要跟你離婚,你放我出去。”

“我要見薑如茵,你把如茵怎麼樣了,你是不是想弄死我,好給薑傾心騰位置。”

“你們這對狗男女,不得好死。”

“”

蒼煜天站門口,一張英俊的臉龐佈滿了憂傷和陰鷙。

他拳頭緊緊的攥成了拳頭,心上的疼意肆無忌憚的蔓延。

看到薑頌這幅歇斯底裡的模樣,他恨不得把薑如茵的屍體拿出來,再狠狠抽上幾鞭子。

他幽深的眼底溢位了悲傷。

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心情沉重的從醫院裡走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