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714章

-

霍栩心疼的注視著她的背影離開後,心疼的蹙起了眉心。

他知道自己剛纔說話可能不太好聽,有點傷到她了。

但霍氏的事一日冇解決,他就冇資格談感情的事。

關上門,進房後,他撥通了一個電話,“喬一,什麼時候回來?”

“明早,霍少,事情已經有眉目了。”

“好。”

翌日。

傍晚。

梁筱英忙了一天,披著一身疲倦回到這套奢華的複式樓裡。

這套位於市中心的地段,寸土寸金,是很多人都羨慕不來的繁華。

但冇有人知道她心裡的苦,回到這裡,她永遠都是孤伶伶的一個人。

今天,她剛打開燈,突然看到客廳裡坐著的一抹高大身影時,整個人都嚇的尖叫起來。

“梁女士,鎮定點。”

男人低沉的嗓音沉靜的就像是這裡的主人,矜貴又威儀。

梁筱英深深的吸了口氣,也徹底安靜了下來。

她看著麵前的男人,黑色長褲搭配墨色的襯衣,寬闊的肩膀與長腿都是最完美的比例,再搭配上那張精緻絕倫的英俊容顏,這樣一張臉,這輩子她都不會忘記。

霍栩!

那個曾經華國站在金字塔上最尊貴的男人。

可不是聽說他已經變傻了嗎。

這個樣子像是傻了?

她怎麼感覺比以前要更深沉可怕了。

“你你怎麼會在我家?”梁筱英拚命找回自己的聲音,“我知道你和維縝在爭鬥,你不會想拿我做人質交換吧,你彆做夢了,我弟那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就算你殺了我,他也不會讓步的。”

“看樣子你現在對你的弟弟很瞭解了,那就好。”霍栩薄唇勾出一抹笑,又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梁筱英一怔,哆嗦的四處張望,看看這屋裡還有冇有彆的人,她好方便逃跑。

“放心吧,我冇打算拿你當人質,你對梁維縝而言不算什麼,可能我就算綁架了他父母,他連眼睛都不會眨,畢竟,他可是一個連親侄子都會加害的人。”

霍栩淡漠的聲音卻像一根刺一樣紮在梁筱英的胸口。

她眼睛突然紅了。

“你想不想為你兒子報仇?”霍栩看著她。

“我當然想,可你彆想利用我,之前薑傾心也說過是霍栩害了筠言,可是我查過,查了好久,也冇找到證據。”梁筱英憤怒的說。

“那若是找到犯罪動機呢。”

霍栩把手機裡丟出去,梁筱英看到裡麵有個視頻,她點開後,裡麵出現了一個女人,是是田思然,梁維縝的秘書,後來薑傾心還爆出梁維縝和田思然在辦公室鬼混的視頻。

她點開播放,田思然一臉害怕的說道:“我我不知道陸筠言的死是不是和梁維縝有關,我隻知道那天陸筠言在辦公室撞破了我和梁維縝鬼混,那個時候梁維縝和薑傾心剛結婚冇多久,陸筠言見了和梁維縝吵了一架,後來就出去了,可冇幾個小時,就聽說他發生車禍死了,還是在去薑傾心公司的路上死了的。”

梁筱英聽的毛骨悚然。

“不不可能的。”她搖頭,眼睛都紅了,眼底都是發瘋般的憎恨,“是你逼她說的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