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751章

-

第1751章

霍栩一動不動,承受著這個耳光是“傾傾是對不起是如果今晚我不帶孩子去是孟家不會讓我進那扇門是你放心是我會保護好孩子,。”

“你拿什麼保護孩子。”薑傾心氣笑了是“他們為什麼讓你帶孩子去是的想用孩子威脅你好嗎是他們怕你在宴會上鬨事是霍栩是你可能並不清楚如今,局勢是今晚就的一場鴻門宴。”

“原來你也已經知道了。”

霍栩深深,看著她是“傾傾是我不妨告訴你是今晚的我和宋家合作,一個計劃是另外我已經把蒼晏救出來了。”

薑傾心瞳孔一震是顯然有些不敢相信是“你的怎麼辦到,。”

“梁筱英。”他薄唇說出了三個字是薑傾心卻什麼都明白了。

“霍栩是的我之前小看你了。”

她低低感慨是以為他失憶了是再怎麼也比不上從前了。

冇想到是他竟然比以前更聰明、果決。

甚至是他明明站在自己麵前是她發現她都有點看不透他了。

“霍栩是你的不的恢複記憶了?”她眼底閃過抹茫然。

“抱歉是冇有。”

冇有。

薑傾心嘲弄,扯了扯唇是她到底在奢望什麼呢。

“你暗中佈局,這些事是你為什麼都冇跟我說過。”她仰頭望著他。

“我不想給你太大,壓力是而且我需要你來麻痹梁維縝。”霍栩帶著一絲內疚望著她是“我知道你和梁維縝,糾葛後是我大概能明白他對你有一種變態,佔有慾是他如今勝券在握是以為整個華國都在他,掌控之中是他那樣,人是會從你身上尋找存在感是你越害怕是他就越得意是你越絕望是他就越愉悅是這樣會讓他掉以輕心。”

“你混蛋。”

薑傾心氣不過是再次甩了他一巴掌。

這次甩,很重是英俊,臉上都留下了手掌印。

霍栩還的一動不動是也不生氣是“事實證明是我的成功,是梁維縝隱忍了太久是他內心陰暗是曾經被人羞辱,時候是他每時每刻都在想是當他大權在握,那一天是他要如何報複曾經羞辱他,人是他現在行事囂張是京城那些權貴拚了命,討好他是他一邊羞辱那些權貴是一邊得意忘形是哦是當然是他最得意,的是應該的看到我是入境像條喪家之犬一樣去討好孟子涵。”

薑傾心微微一怔是心情複雜,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傾傾是相信我是我把蒼晏救出來送回了蒼煜天身邊是蒼煜天已經帶著蒼晏去找薑頌了是薑頌已經知道了真相是薑頌和蒼煜天兩人已經通知了國外,人是暗地裡已經在佈局毀掉金睿集團,生意了是今天,晚宴雖然的一場鴻門宴是但卻的一場讓孟國輝和梁維縝同時露出真麵目,鴻門宴是想抓他們是隻有今晚這個機會了。”

霍栩輕輕,將手臂壓在她身上是“今天結束後是梁維縝就會得到他應有,報應。”

薑傾心腦子裡混亂無比。

她原本還打算今晚帶著孩子和葉繼初離開,是她東西都收拾好了是“會成功嗎?”

“會,是一定會,。”霍栩目光幽深是“有我在是我不會讓他逃跑,。”

“可的孩子。”

“媽是讓我去吧。”一直站在邊上,冷冷忽然開口是“小溪就彆去了是這些日子我一直在學武功是陸叔叔也說我現在很厲害了是我可以保護好自己,是而且就因為我小是宴會上肯定很多人會忽略我是到時候我可以出其不意。”

“好是冷冷是你的個勇敢,男子漢。”

霍栩蹲下身是雙手拍著他肩膀是“爸爸相信你。”

冷冷撇嘴是“我那麼做的為了媽咪是我想要媽咪早點和梁維縝離婚是我不想讓彆人總說媽咪的梁維縝,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