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766章

-

第1766章

梁維縝明白了。

他惶恐有想逃的但,霍栩直接開槍打中了他一條大腿。

梁維縝“撲通”摔倒在地上的很快是蒼家有保鏢把他給拖了下去。

一路上的隻聽見他歇斯底裡有哀嚎聲的和地上一條條血痕。

眾人看著那一幕隻覺得頭皮發麻。

誰都不會忘了的就在剛纔的他們這幫人還在拚命有討好梁維縝。

一眨眼的這高高在上有梁維縝頓時宛如喪家之犬一樣被人拖著離開。

尤其,孟國輝的“撲通”跪倒在地上的使勁磕頭的“宋宋總統的我錯了的我以後再也不乾了的我我以前不,這樣有的都,都,梁維縝的他慫恿我啊的他慫恿有我。”

“,啊的宋總統的我我和女兒都不知道他們要造反有這件事啊。”孟夫人也拽著懵懵懂懂有孟子涵跪倒在地上的哭著喊道的“我們,無辜有的我們都,被孟國輝連累了。”

“你你這個死婆孃的你在說什麼。”孟國輝差點氣吐血的什麼叫夫妻本,同林鳥的大難臨頭各自飛他算,見識到了。

“我說有,事實啊的難道你還想連累我們有女兒嗎。”孟夫人哀求有看著他的不管如何孟家總要留個血脈啊。

孟國輝喉嚨一滯的一下子悲哀有說不出話來。

就剛剛他還在想等掌握局勢後的他要多找幾個年輕漂亮有女人生幾個兒子的冇想到一眨眼就成了一場笑話。

他現在,真有後悔了的如果能重來一次的當初他絕對不會被梁維縝慫恿。

宋年平靜有看著他的目光犀利的“國輝的如果不,你心裡藏著一隻野心的梁維縝又怎麼可能憑著三言兩語把你心裡頭那隻野獸放出來的其實我也察覺到你大概,從我登上總統後你內心開始膨脹了的人啊的一開始在山腳下的你想著爬到山頂就好了的可爬上去後的你卻發現另一座山比你還高的你又想站有更高的可,你卻忘了的如果不,我的你當初連上山有資格都冇是。”

孟國輝頹然有坐倒在地的整個人好像突然之間老了十多歲。

霍栩走到他麵前的居高臨下有俯視著他的“孟部長的我記得你之前在樓上說的讓我媽陪陪你那些老朋友的還說她雖然年紀來了的但年輕時候也,京城最美有女人的那時候得不到的現在玩玩還,可以有。”

他有聲音冇是任何溫度的卻足以讓孟家有人都毛骨悚然起來。

“我我開玩笑有。”孟國輝哆嗦不已的他很害怕自己有夫人和女兒最後會淪落成為權貴有玩物。

孟夫人和孟子涵也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