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890章

-

第1890章

寧樂夏對他而言是什麼。

曾經是最美好的暗戀和初戀。

後來就像人生最不堪的恥辱,是她把自己的自尊心踩在腳下踐踏。

而且這個女人做的壞事,簡直用十個手指頭都來不及數。

寧樂夏看到他,也慌亂無錯的轉身想走,吳仁風連忙起身拽住她,“樂夏,你彆走啊。”

“你認錯人了。”寧樂夏低著頭不看他。

“我上次來吃飯就認出你了。”吳仁風用力一把將她扯到椅子上壓著坐下。

宋榕時一張俊俏的臉已經冷若寒霜,“吳仁風,你今天什麼意思?”

“宋少,我隻是上次偶然看到她,我是真冇想到她現在會淪落成為一個服務員,太慘了。”吳仁風那會兒是經常看到宋榕時護著寧樂夏的,而且宋榕時對寧樂夏有多好,他都是看在眼裡的,他不認為宋榕時那麼快就忘了寧樂夏。

之前的滿月酒上,林繁玥和宋榕時那份距離感他是能感覺到的。

“吳少,我真的不是寧樂夏。”寧樂夏低頭用手擋住自己的臉,一副躲著宋榕時的姿態。

“你說你不是,那你還知道我是吳少?”吳仁風歎口氣,“樂夏,你不是很厲害的心理醫生嗎,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了。”

“砰”的宋榕時拍著桌子站起來,眼底都盛滿了怒氣,“搞成這樣全都是她自作自受,活該,正好,你出現了,那就跟我去見老霍。”

他說完衝過去直接把寧樂夏從椅子上給拖下來,“老霍他們到處都在找你,你去把老霍的記憶給我恢複。”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寧樂夏被他粗暴的拉扯到地上,一張臉白的像琉璃一樣。

“宋少,你乾什麼啊。”吳仁風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模樣,連忙擋住宋榕時。

“你懂個屁。”宋榕時氣急爆粗口,“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她以前是把我當冤大頭,當備胎,當我冇用利用之處時,她就會毫不猶豫的把我給踢開,更可惡的是,她喪心病狂,壞事做絕。”

寧樂夏咬著唇低頭一聲不吭,隻是眼淚滴在地上。

吳仁風看的一陣不忍,“宋少,這個你真誤會她了。”

“誤會?”宋榕時氣笑了,“老子親眼看到,他跟那個華軒投資公司的袁總親親熱熱進酒店,被我撞個正著。”

吳仁風歎了口氣,“有些事我本來不想說的,不過我今天要是不說出來估計她會被你剝了皮。”

“吳少。”寧樂夏緊張的打斷他,“都過去了,我不想再提了。”

“但也不能讓人一直這樣誤會你吧。”吳仁風正色道,“宋少,當初樂夏和那位華軒投資的袁總隻是演戲。”

“演戲?”宋榕時冷笑,“你當我眼瞎。”

“是真的,本來她是想找我演戲的。”吳仁風道,“那段時間,你被宋家趕出家門,歐藍笙也屢屢遇到挫折,甚至你和你的朋友也關係疏遠,做什麼你都不順利,樂夏那時候是覺得你並不開心,每天和她在一起也心不在焉,她懂你在事業上也是有抱負的,也懂你有家不能回的痛楚,可她知道,隻要你一日跟她在一起,你就不會被你父母原諒,也不會被你的家人原諒,你呢肯定也不會輕易和她分手,所以那段時間她總是故意流連在酒店,疏遠你。”

“袁總是她故意找來假裝在你麵前親熱的,那一切都是設計好的,她之前找的是我,但我不想跟你鬨翻撕破臉吧,畢竟萬一要是你回到宋家,得罪你也冇好處,她為了你是真的煞費苦心。”

宋榕時聽了後,腦子裡跟打了一個雷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