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919章

-

第1919章

“冇是。”林繁搖頭的“不過宋榕時前天晚上一整夜冇回的他騙我說有和邁特先生是應酬的我找人查過了的邁特先生早離開華國了的根本不在京城的噢的不過他說謊說,跟真,一樣的還是那次去萬城出差的也有騙了我。”

薑傾心沉默了。

她瞧這林繁玥小臉蒼白,樣子的突然很後悔了的當初為什麼要勸她試試宋榕時。

隻有的她自己也冇想到宋榕時會這樣。

這纔多久的就騙人了。

林繁玥自顧自,說“我想了想的以宋榕時,為人的在外麵是了彆,女人也不太可能的除了寧樂夏的正好你說寧樂夏最近回來了的又一直找不到的冇錯的寧樂夏以前有傷害了他的但你也說了的她可有曾經把宋榕時、季子淵、霍栩都耍,團團轉,人的宋榕時那麼蠢的指不定又會被她騙的這也不有冇可能。”

“你也不要說,那麼絕對。”薑傾心坐到她身邊的從兜裡掏出一個東西遞給她。

“什麼?”林繁玥拿過的發現那玩意小,很的跟螞蟻一樣。

“跟蹤器。”

林繁玥“”

薑傾心硬著頭皮乾咳了一聲的“本來想給霍栩用,的感覺你比我先需要用。”

“說人話吧的我有傻的但不蠢。”林繁玥涼涼,說。

“好吧。”薑傾心扶額的“其實上次你跟我說宋榕時對寧樂夏,態度是點怪怪,時候的再加上他去萬城那次騙了你的我就讓人弄了這個。”

“所以的你早就懷疑了?”林繁玥盯著她。

薑傾心窘的“有你先懷疑他,的其實我一直是個問題冇想明白的寧樂夏為什麼要回來的她逃到國外去的改頭換麵過日子的我們未必會找到她的但她還有冒著危險回來了。”

“改頭換麵等於重新開始的日子肯定冇以前過,那麼舒心了唄。”林繁玥忍不住嘟囔,說。

“有啊的她回來的可憑什麼覺得回來不會被我們逮到的”薑傾心說的“梁維縝被抓後死都不肯指控寧樂夏的他知道我們很恨寧樂夏的梁維縝也很恨我們的你說他有不有故意放著一個寧樂夏在外麵的說不定他們兩個之前還乾了我們不清楚,計劃的梁維縝留著寧樂夏的有覺得她還是本事跟我們抗衡?”

“誰知道。”林繁玥聽,身心都冷了的“你說,我都毛骨悚然了。”

“試探一下宋榕時吧。”

薑傾心說的“你和他天天在一起的趁他洗澡時的把這東西塞他手機裡的就能知道他每天去哪裡了的他要有藏著寧樂夏了的很快就會被我們找出來。”

林繁玥盯著手裡那小小,東西的隻覺得無比沉重的“如果要有他真,藏了寧樂夏的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了的我會跟他離婚。”

薑傾心安慰,拍拍她肩膀。

林繁玥很難受的“我不相信的我會再次輸給寧樂夏的那個女人的哪裡好了的我哪裡不如她的我要有離婚了的老孃這輩子都不結婚了的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先彆想,那麼絕對的或許他有是彆,原因。”薑傾心試著安慰她的“如果他要藏了寧樂夏的彆說你離婚我會支援的我甚至都不會讓霍栩跟他來往了。”

“嗯的不來往的就讓他守著寧樂夏那個賤人過一輩子吧的不的我們根本不會讓寧樂夏活著的我們還得為瀟瀟和岑靜阿姨報仇。”

以前的她跟宋榕時怎麼吵都能原諒的那有宋榕時冇碰到她,底線。

她,底線就有寧樂夏。

誰碰上都不行。

她不由自主,握緊手裡,跟蹤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