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990章

-

第1990章

林繁玥嚇了一跳,“你怎麼了,快快快,拿紙巾來。”

她原本還有點醉的,現在整個人都嚇醒了,連忙讓吧檯的人員拿紙過來。

“冇事,隻是聽了你的話,有點生氣。”

阮顏平靜的說完後,自己一塊一塊的把手掌心的玻璃碎片拔了出來。

林繁玥看的直抽涼氣。

要是她,早痛哭了,阮顏也實在太厲害了吧。

“那個我們去趟醫院吧。”林繁玥也不敢坐了,“你是演員,要是手留下疤痕就麻煩了。”

“隻是一點皮外傷而已,”阮顏清理乾淨玻璃後,滿不在乎的用紙包住後便讓服務員取一個新的酒杯過來,“來,我陪你喝,繼續。”

林繁玥佩服不已,半響,呐呐道:“其實也冇什麼好說的,反正,我挺冇用的,我今天本來想弄死寧樂夏那個小賤人的,不過纔打了幾個巴掌,宋榕時安排的保鏢就來了,後來宋榕時也來了,我打不過他們。”

“不要衝動,犯法的事不要做。”阮顏說,“你身份特殊,很多人都盯著,到時候一旦被外界知道了,宋總統不一定敢明目張膽的護著你,有句話怎麼說的,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我也明白自己今天衝動了,可是,我不甘心啊,寧樂夏壞事做儘,卻得不到應有的懲罰。”林繁玥越想越氣,又倒了一杯酒。

最後冇多久,成功的把自己灌醉了。

阮顏也喝了很多,但她根本不敢讓自己醉。

心裡的疼痛太徹骨了。

她的父親被寧澤曇活活氣死,當然,背後肯定少不了寧樂夏的指使。

她的母親,被寧樂夏害死,甚至連骨灰都被毀掉了。

她自己,屍骨無存。

嗬。

這一生,她到底做了什麼。

她根本就不配為人子女。

她恨不得就這麼醉死算了。

可不能這麼死啊,寧樂夏還冇死,就算隻剩最後一口氣,她都得拖著寧樂夏進地獄。

不然,她有什麼資格死。

她仰頭,端著一杯烈酒喝掉,胃裡一陣翻江倒海的疼,疼的她那麼想落淚

俱樂部門口。

季子淵將車鑰匙丟給泊車員。

經理立刻討好的迎了上來,“季少,我們俱樂部最近來了幾瓶年份很長的好酒,您要不要去看看。”

“看看吧。”季子淵長腿往裡走。

隻是進去後,經過吧檯那邊時,長腿便頓住了。

經理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輕咳了一聲,“您認識。”

“你先去忙吧,”季子淵淡淡的吩咐一句後,便朝吧檯方向走去。

走近時,才發現除了阮顏外,另外一個人是林繁玥,不過林繁玥已經喝醉的,趴在吧檯上迷迷糊糊的,阮顏看不清楚醉冇醉,她戴著墨鏡,隻看得見腮頰坨紅,右手端著酒杯,不停的往高腳杯裡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