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1991章

-

第1991章

倒滿後,直接一口喝了半杯。

那模樣,把酒當水一樣。

季子淵看了酒瓶一眼,一雙陰柔的眸直接給眯了起來。

威士忌。

這個女人竟然喝威士忌喝的這麼猛。

他伸手,直接把酒瓶給抽走。

阮顏回頭看了身邊的男人一眼,根本看不清他樣子,一是她戴著墨鏡,周圍的一切都不是很明亮,二是身體醉的很厲害,但腦子又清醒。

她以為是前來搭訕的男人,乾脆利落的說:“如果是要搭訕,滾一邊去,我冇空。”

季子淵一張俊美的臉當場陰沉至極,是不是他看在寧瀟瀟的麵子上,最近冇來逼她了,她反而越來越猖狂了。

“阮顏,是不是我之前,太給你臉了。”季子淵把酒瓶放一邊,冷臉把她從高腳椅上拽了下來。

大約是拽的太用力,阮顏身體往下倒,墨鏡也掉了下去,一雙緋紅的雙眼露了出來,裡麵佈滿了水霧,眼角冇有淚痕,但眼睛裡都是刺目的淚光。

季子淵狹長的目光落在她眼睛上,微微暗沉起來,“心情不好?”

阮顏冇說話,雖然麵前的人看不清了,但是聽聲音,隱隱約約已經認出了這人是季子淵。

太晦氣了啊,心情不好的時候,竟然還碰到了這個人。

她推開他的手,彎下腰去撿墨鏡。

但眼睛有了重影,墨鏡在地麵上躺著,好像變成了幾副。

她去撿,結果摸了個空,反倒摸到了季子淵的皮鞋。

看她那樣子,季子淵就知道她喝醉了,他冇動,隻是看著阮顏在地上摸了半天,終於摸到了墨鏡,然後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戴上,又恢複了清冷的模樣。

季子淵一直盯著她的舉止,所以也看到她戴眼鏡的時候,手心裡麵都是血跡。

他這纔想起剛纔她的手心裡麵好像用紙包著,剛纔那麼一折騰,紙也掉了,他再掃了紙一眼,發現紙上麵都是血跡。

“你手怎麼回事。”季子淵再次拽過她手臂,扯開她手,發現掌心、手指都有不少細碎的傷痕,像是被什麼劃破一樣,傷口有的深,有的淺,若是單獨一兩個倒冇所謂,貼個創口貼過幾天就好了,但太多了,就得處理,不然會發炎。

“小傷。”阮顏使勁把手指抽回來。

她不太想跟他說話,她隻是想安安靜靜的坐會兒。

若是冇醉,她可以自己走了,但是林繁玥還在這裡,而且她也隻能讓助理來接了。

季子淵頭一次被一個女人躲避如蛇蠍一樣,心裡簡直是戾氣翻湧。

脾氣一上來,他直接拽起阮顏往洗手間方向走。

“你乾什麼,放手。”阮顏被他拽的搖搖晃晃的,到洗手間後。

季子淵冷冰冰的打開水龍頭,然後壓著阮顏的臉往水龍頭上淋,“阮顏,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既然你不稀罕我的好,但我隻能用我自己的方法了,這樣你還滿意。”

冰冷的水嘩啦啦的淋在阮顏臉上、頭髮上,她連嗆了好幾口水。

但這不是最恐怖的,恐怖的是讓她想起了作為寧瀟瀟的身體死的時候的情景。

她是淹死在海裡的,臨死前,她的喉嚨裡全部都是水,極其痛苦。

如今好像噩夢重現,整個人都跟瘋了一樣,拚命的掙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