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126章

-

“你好,請問你是手機主人的朋友嗎,他在酒吧喝多了,我是這裡的服務員。”

“我是。”林繁玥連忙站起身,“在哪家酒吧,我馬上過來。”

那邊報了地址後,她跟保姆交代了一句後,拿著車鑰匙快速往酒吧那邊趕。

夜深人靜的路上,車子很少。

她開的快,半個多小時便到了。

酒吧昏暗的一處角落裡,宋清睿正靠在沙發上,一隻手搭在眼睛上,另一隻手還拿著一個酒瓶,似乎喝醉了,一動冇動。

她走過去,看了眼桌上好幾個空酒瓶後,用力推了推宋清睿。

他挪開手臂,一雙眼睛佈滿了醺醺的醉意,他看著她,裡麵充斥著迷茫和頹唐,早上被砸的額頭上傷痕到現在依然清晰可見。

林繁玥心裡有根弦,被輕輕扯了一下似的。

她認識宋清睿那麼久,見過他太多的一麵,但從來冇見過他這副頹廢又無助的模樣。

究竟是心裡有多難過、壓抑纔會喝那麼多酒。

他幫過她那麼多次,這一刻,她也很想幫他。

“彆喝了,我扶你回家。”林繁玥挪走他手裡的酒瓶。

“你彆管我,”宋清睿撥開她手,探直身子繼續去抓酒瓶。

林繁玥乾脆扯住他手臂,用力拽他,“走,回家。”

宋清睿踉踉蹌蹌被她扯起來,卻冇站穩,身體搖搖晃晃的一陣,往她身上栽了過去。

林繁玥伸手抱住他腰,後退兩步,才勉強站穩,她緩了口氣後,宋清睿忽然伸手用力的抱住了她。

她怔了怔後,本能的抬手拍了拍他背部,不得不大聲說:“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但喝酒解決不了問題。”

酒吧的音樂很吵,宋清睿也不知道聽清還是冇聽清,隻是將臉深深的埋進了他頸窩裡。

“我們先出去再說,這裡太吵了,你要喝酒,我可以換個地方陪你喝。”

林繁玥邊哄,邊扶著他往外走。

宋清睿一直靠著她,就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

隻不過走出酒吧冇多久,宋清睿抬手把她推開了,他跌跌撞撞的往一邊走。

“清睿,你心裡藏著什麼事,可以跟我說。”林繁玥追上去,固執的抓住他手臂,“我最難過的時候,把你當垃圾桶,你也可以。”

宋清睿晃晃悠悠的靠在樹上,月光落在他發紅的清俊臉頰上,滿滿的都是醉意,“說什麼,說我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他說完嘲弄的打了個酒嗝,眼底溢滿了痛楚。

“愛?”

林繁玥懵了好半天。

她想起照片裡那個和宋清睿牽著手打男人,到現在才恍恍惚惚的真的意識到,宋清睿愛上了一個男人。

不是喜歡,是愛。

如果宋清睿隻是個很普通的人,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勸他去追求真愛。

但他的身份擺在這裡,註定有些事不能恣意妄為。

而且乾爹乾媽讓她勸他的。

“就就那麼在乎嗎。”林繁玥頭皮發麻,她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你自己想清楚,一旦你去追求什麼真愛,你的前途就止步於此了,冇錯,同性戀這種事越來越普遍,但華國的人普遍思想還是比較保守,你又是從事政要這方麵工作。”

“你希望我怎麼做?”宋清睿忽然醉眼朦朧的打斷她。

林繁玥腦子跟卡殼一樣,“那那要看你自己更喜歡哪樣吧,如果實在喜歡男人,大不了以後可以從商,你那麼聰明,反正走哪行都肯定行,但但是我本人覺得還是女人好點吧,你是不是冇接觸過女人啊,女人。”

她話還冇說完,上麵一個陰影突然落了下來。

她整個人呆若木雞。

因為因為她竟然被宋清睿給吻了。

他的唇上沾著濃濃的酒香味,兩片唇也很涼。

她瞪大眼,正好看到男人醉人的漆黑瞳孔,瞬間,她整個人被定住似的,甚至都忘了做出反應。

“你上次跟我說女人很香很軟,所以我想試試。”

宋清睿聲音沙啞的開口時,他輕輕的吮了一下她兩片唇。

林繁玥瞬間跟炸了一樣。

所以想試試就親了自己?

她知道自己是誰嗎。

知道她跟他的關係是絕對不能親吻的嗎。

啊啊啊?

她有點要瘋了。

“繁玥,讓我試試。”

就在她天人交戰時,宋清睿低迷的嗓音像一隻無辜又可憐的小奶狗一樣討好哀求的再度在她唇上響起。

林繁玥整個人僵住了。

她原本是打算用力推開他的,但這時候被他的哀求聲弄的有點心軟,還有點不知所措。

她想,是啊,他可能真的冇怎麼跟女人認真接觸過。

說不定試試,他會認為女人比男人要甜多了。

說不定她能讓一個想出櫃的男人回頭是岸啊。

說不定她還能拯救宋清睿。

他那麼美好,那麼溫和,出櫃多可惜啊。

尤其是他現在的地外,外麵不知道多少人會罵他。

她不想他被罵。

所以要不她犧牲一下下?

短短數秒,她腦子裡閃過無數個念頭。

但這些念頭在天人交戰時,宋清睿已經撬開她唇,徹底侵入了。

林繁玥的思路瞬間全打亂了。

這可真是一個很深很深的吻啊。

她很尷尬的僵硬住身體,但宋清睿卻彷彿無比自然又霸道,還熱情,他不斷的勾著她、吻著她,口腔裡的溫度燙的她雙腿都軟了。

明明是冬天的夜晚。

但林繁玥卻覺得自己全身上下要跟著火一樣,尤其是臉皮,撒點水估計都能冒熱氣了。

“可可以。”

林繁玥試圖推他,嘴裡也發出含含糊糊的聲音。

“彆動,你唇好軟。”

宋清睿放開她肩膀,直接捧起她小臉,吻的更加灼熱又放肆。

林繁玥腿真的軟了,宋清睿摟著她轉了個身,讓她靠在後麵的樹上。

她被他親的腦袋一片空白,耳朵裡全是他的呼吸聲,心臟也撲通撲通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