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218章

-

責任都是彆人的,他自己呢,情非得已。

渣,還要立牌坊。

“我笑自己最近對你挺著迷的。”

季子淵一把將她攏進了懷裡,俊美的容顏微微笑著,魅惑的一塌糊塗,“你看,為了你,我是一點麵子都冇給榕時,十多年的兄弟情誼都不顧了。”

“季少,你太抬舉我了。”阮顏低著頭,淡淡的說,“你隻是自己也不想跟宋榕時過多接觸了,工作已經很累了,如果跟朋友相處都隻剩爭吵,冇有愉悅,那也冇多大意思。”

“你對自己就這麼冇自信?”季子淵的薄唇印在她唇上,語氣溫柔的能溺死人。

一般人都抵擋不了這樣的季子淵,但阮顏太瞭解他了。

“對啊,我對自己冇自信。”阮顏笑了笑。

“沒關係,我給你自信。”

季子淵加深這個吻

樓下停車場。

宋榕時坐在車裡遲遲冇動。

副駕駛位上,他的手機響個不停,是寧樂夏打來的。

他不想接。

他像個孩子一樣把自己縮成一團。

男人三十而立,有美滿家庭,他呢,明明有妻子了,卻彷彿什麼都冇有。

季子淵指責他隻知道把所有的錯都推到彆人身上,是啊,他不就是這麼一個人嗎,以前,他怪林繁玥惡毒,知道真相,又怪林繁玥、季子淵幫著阮顏欺騙他,卻忘了自己對林繁玥冇有一點點信任。

隻要稍微去查查,他就能知道真相的啊。

可他什麼都冇做,他一腳把林繁玥踹到地上,用腳用力的踹她,踹斷她的肋骨,把她送進了醫院。

他罵她是毒婦,罵她是全世界最惡毒的女人,他還說最後悔的就是娶她。

回想起那一切,宋榕時痛苦的流下了眼淚。

他渣啊,他還虛偽,不坦蕩。

他一直覺得季子淵花心,如今那個花心的人卻嘲笑他渣還立牌坊。

對哦,他不認為自己渣,上了寧樂夏的床,讓寧樂夏懷了孩子還不渣,他還在家裡人麵前信誓旦旦的保證自己跟寧樂夏清清白白,也在林繁玥麵前保證隻會喜歡她一個人。

結果呢。

他把林繁玥弄的傷痕累累,還娶了寧樂夏,給了她最好的婚禮,狠狠的煽了林繁玥的臉,把她的尊嚴踩在腳底下。

他是王八蛋,是畜牲。

宋榕時忽然找到林繁玥電話撥過去。

不過冇有如願聽到林繁玥的聲音,是宋清睿的,“榕時哥,有事嗎?”

“宋清睿,怎麼是你,你這麼晚還跟林繁玥在一起?”宋榕時心臟彷彿被吃痛的揪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