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254章

-

宋榕時抿緊蒼白的薄唇,他承認自己很卑劣。

但他騙不了自己,他很懷念和林繁玥恩愛的那段歲月。

“我的天啊。”鐘淩薇深深的吸了口氣,“我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厚顏無恥、自私自利的兒子,你真當你父母一把年紀了,不要一點臉麵的嗎。”

宋榕時一震,難堪的說:“媽,您不是也很喜歡繁玥這個兒媳婦嗎,我。”

“我們是喜歡她,但你也不想想自己做的那些事。”

宋季忍無可忍的罵,“婚內出軌,還在外麵有了小孩,之後和繁玥離婚,你連一個星期都不到,就娶了另一個女人,這也就罷了,你還高調的娶了寧樂夏,飛機迎親,上千萬的婚戒,做的每一件事完全冇顧慮過你的前妻,樁樁件件,你還要我們支援你離婚又去找前妻複合,你把婚姻當什麼呢,兒戲嗎。”

鐘淩薇直接被氣哭了,“榕時啊,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宋季怒道:“我告訴你,這些視頻也是清睿發給我的,不是我說刪掉就能刪的,你彆找我,給我滾,我這輩子都不想看到你這個噁心的東西。”

越說越氣。

宋季抓起走廊上的掃把就往宋榕時身上揍過去。

宋榕時麻木的站著,他不痛,唯一難受的是對上父母厭惡的雙眼時,他心臟顫了顫,再也呆不下去,才轉身離開了。

他噁心嗎。

是的,他自己也覺得挺噁心的。

可是如果噁心能讓他回到過去,他也願意噁心這麼一次。

這樣的生活太累了。

他為什麼會過成這樣。

宋榕時紅了雙眼

司機把他送回彆墅時,寧樂夏正坐在餐廳裡享受保姆熬的燕窩。

見他回來了,寧樂夏眼睛一亮,連忙坐著輪椅迎了上來拉住他的手,“榕時,你不是說還要兩天纔回來嗎,正好,我剛讓人熬了燕窩,你也喝一碗。”

宋榕時心情複雜的望著麵前這張白裡透紅的漂亮小臉,他又想起她視頻裡的模樣。

一個人,怎麼可以這麼善變呢。

他冷不丁的抽回手,隻覺得被她碰過的地方都很冰冷。

“你怎麼了?”寧樂夏微微一僵。

宋榕時看了一眼屋內的保姆們,“你們先出去吧。”

客廳裡很快隻剩兩個人了,寧樂夏試圖伸手去碰他,又被宋榕時躲開了。

“樂夏,有人親眼拍到了你虐待動物的視頻。”宋榕時複雜的說,“用剪刀剪開活貓的肚子,會讓你那麼快樂嗎。”

寧樂夏身體一僵,這些事她都是私底下暗中做的,他怎麼會知道。

“你不用否認,我都看了視頻,那就是你。”宋榕時臉色陰沉的問,“你好可怕啊,我花那麼多錢治好你的雙手,不是讓你去殘害生命的。”

“不不是的,榕時,我不想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