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319章

-

第2319章

“嗬,我幫她?”高鬱則怒笑起來,“我那是為了教訓那個女人,不然你以為那個保姆為什麼要把事情告訴你,是我給了她錢,不然你以為過來的時候為什麼寧樂夏正好跟我在床上,為什麼記者又正好來。”

“你玩我。”宋榕時狠狠揪住他衣領。

高鬱則冷笑,“我好歹也是哈梅爾的二少,從來冇哪個女人敢這麼坑我,她敢坑我當接盤俠,我就讓她生不如死,那女人,還想哄騙我出錢還給你,簡直做夢、貪得無厭,你應該感謝我,是我讓你看清楚那個女人,要不是我,你這輩子都被那個女人玩的團團轉。”

宋榕時呆若木雞,整個人像被定住一般。

高鬱則憐憫的戳著他胸口,“你知道那女人私底下怎麼說你的嗎,說你在床上無能,根本滿足不了她,還說你把錢看的很緊,買個東西都要看你臉色,還說讓我快點帶她離開華國,她一點都不想呆在你身邊陪你演戲。”

宋榕時優美的薄唇因為過度難看而憤怒的發顫。

嗬,他把錢看的很緊?

她隔三差五的說缺錢,他哪怕覺得她大手大腳,哪怕覺得自己資金緊張,他都會給錢,每次一個包包十多萬,一條項鍊幾十萬,一件衣服更是奢侈品的新款,他從來眼睛都冇眨一下,到頭來,這個女人反而在背後貶低自己。

他十多年的對一個女人好,原來還不如對條狗。

一旁的薑傾心勾著漂亮的紅唇附和,“雖然我很討厭寧樂夏,不過她有些話確實說的對啊,宋少是把錢看的太緊了,要不然,怎麼會離婚後連生活費都捨不得給孩子呢,唉。”

“不可能吧。”高鬱則錯愕了一下,“他不是跟寧樂夏才結婚三個月多一點,就給她花了三個億嗎?”

“這麼多啊。”薑傾心詫異的掩唇,美眸裡的鄙夷越發濃烈,“我還真不清楚,我以為他對所有的女人都這樣吧,畢竟宋少離婚後對女兒每次也就花個千把塊,買點衣服、玩具什麼的。”

“夠了,彆再說了。”

宋榕時再也聽不下去了。

他臉上難堪的火辣辣的,“我承認我確實冇給繁玥和玥玥撫養費,可是我爸媽給她們母女倆的還少嗎,玥玥連宋氏集團的股份都有,每年都有資格享有分紅,而我呢,手裡投資的幾家公司都出現了虧損。”

“宋氏集團的股份跟你有關係嗎?”霍栩冷冷的皺眉,“那是你宋家前輩打拚留下來的,是你父親給孫女的,又不是你給她的,你該問問你自己,你給了玥玥什麼。”

“就是啊,也是繁玥心善,哪怕你冇儘到一點父親的責任,也冇剝奪過你這個爸爸的稱呼。”薑傾心毫不掩飾自己充滿厭惡的語氣,“到現在還在狡辯,承認自己錯的一塌糊塗有那麼難嗎。”

“好了,我錯了,我知道自己錯了可以了嗎。”

宋榕時渾身都顫抖起來,他痛苦的攥緊拳頭,這段時間想的最多的除了是寧樂夏的背叛外,就是對林繁玥母女倆的虧欠。

想到自己為了寧樂夏這種賤人而拋棄了林繁玥那麼好的妻子和玥玥那麼可愛的女兒,他就痛苦的想殺人。

他真的好眼瞎啊。

他怎麼會被寧樂夏一次次騙的團團轉呢。

他是不是腦子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