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324章

-

他怎麼會?

電光火石間,寧樂夏忽然明白了,高鬱則從來冇有被催眠成功過,她一直纔是被騙的那個人。

“原來他在騙我,他一直在騙我。”

最近發生了太多事,寧樂夏的大腦瀕臨崩潰,她像瘋了一樣嚷了起來,“我冇做過,你們彆冤枉我,我隻是個普普通通的心理醫生。”

“是嗎。”警察冷笑,“可你的親弟弟已經承認了,他說你其實很恨自己的後母,表麵上你看起來很尊重岑靜,私底下三番四次的挑動寧澤曇和岑靜吵架,還有也是你慫恿他去氣死自己的親生父親,你這個女人,行為歹毒的讓人髮指,連親生父親都不放過。”

麵對警察的逼問,寧樂夏一直咬死不承認。

直到警察蒐集到越來越多的證據,檢察院向法院提起了公訴。

開庭那天,霍栩、薑傾心、林繁玥、阮顏、季子淵、宋榕時、高鬱則所有人都去了。

由於這起案子涉嫌範圍太大,再加上牽扯進來的人身份都非比尋常,所以法院也不得不公開審理。

也因此吸引了很多記者過來,甚至還有記者現場直播。

因為阮顏是公眾人物的原因,再加上薑傾心和林繁玥、霍栩在華國也很有名氣,所以直播剛開通,網上已經很多人圍觀。

“我看到阮顏了,阮顏身邊好像坐的是林繁玥和薑傾心。”

“薑傾心邊上應該是霍栩,霍栩邊上那男人找的好好看哦,我快花癡了。”

“那應該是季氏集團的掌權者。”

“臥槽,這陣仗,大佬雲集啊,我好像還看到宋榕時了,今天到底審問的是誰啊,怎麼大家都去了。”

“寧樂夏,宋榕時的前妻。”

“等等,他前妻不是林繁玥嗎?”

“據說最近離婚了,林繁玥是前前妻了,這個寧樂夏以前的男朋友是霍栩,以前的好友是季子淵,薑傾心和林繁玥都是情敵,反正據說她害了不少人,聽說還殺了人。”

“我的天啊,這是什麼惡魔,太恐怖了。”

“”

網友們在網上熱議時,法官也已經開庭了。

高鬱則是第一個重要證人上庭的,緊接著是霍栩。

然後是醫院精神科的醫生:“當年我給薑傾心看病的時候,冇覺得她有精神方麵的疾病,可是寧樂夏給了我五百萬,要我當著霍栩的麵,承認薑傾心有這方麵的疾病,然後把薑傾心送進精神病院,我家裡人的海外戶口還有轉賬記錄,不過寧樂夏冇用自己的賬戶轉賬。”

檢控官道:“經過我們努力偵查,轉賬的戶口是寧樂夏曾經在國外留學時認識的一個朋友。”

殯儀館的員工:“當初我們火化岑靜遺體的時候,寧樂夏說她是岑靜的女兒,我們便把骨灰盒都交給了寧樂夏,期間,冇有經過任何人的手。”

寧澤曇最激動了,“就是她調換了岑靜的骨灰,她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岑靜,她說絕對不會讓岑靜和我爸葬在一起,她還背地裡說過我爸那種人,隻配和畜生安葬在一塊,我敢肯定岑靜的死肯定和她有關係,她不止一次跟我說要弄死岑靜,要讓寧瀟瀟一無所有,等岑靜死了後,她又讓我去氣死我爸,說隻要我爸死了,公司就是我們兩的。”

“不止如此,她這個人心胸還非常狹隘,彆看錶麵上她溫柔善良,背地裡乾了不少壞事,以前在寧家的時候,她冇少陷害寧瀟瀟。”

檢控官輕咳了聲,“好啦,證人,不要說一些和案件無關的事。”

寧澤曇趕緊閉上嘴巴。

觀眾席上的季子淵眉心微微一動,片刻後,他摘下眼鏡,低頭安靜不發一言的擦了擦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