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326章

-

他的心莫名有些豔羨起來。

他聽到他們要去遊艇上慶祝。

曾幾何時,他也是他們中的一員,不管去哪裡,總少不了他的一份子。

是他自己作死,為了寧樂夏跟他們一個個鬨翻。

如今。

他滿心苦澀,猶豫掙紮了好久,終於邁開雙腿走了過去,“老霍、子淵、繁玥。”

最後一個名字落下時,他的目光疼痛又無比愧疚的落在林繁玥身上。

林繁玥的表情瞬間冷了,像吃到蒼蠅一樣膈應,她不看他,隻是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現在都十一點了,要不走吧。”

“繁玥。”宋榕時一急,連忙擋在她前麵,“我對不起,我為我以前做的那些事向你道歉,我太蠢了,一次次的被寧樂夏騙,傷害你,我錯的太離譜了。”

“既然你也知道自己做的太離譜了,那就應該能明白我冇打算原諒你,也冇打算和你握手言和。”林繁玥蹙著眉,眼底都是不耐煩。

宋榕時臉色一白,眼眶都痛苦的紅了,“繁玥,對不起,是我冇珍惜我們那段婚姻,我好後悔,我這段時間後悔的要死。”

林繁玥可不想聽他嘮嘮叨叨的在這裡跟自己懺悔了。

若是剛離婚的時候,她可能挺期待這一天的,不過後來她有了自己的新感情後,她便將這段過往徹底放下了。

今天來,也純粹是為了寧樂夏。

“我們走吧。”林繁玥挽住薑傾心的手。

“好啊。”薑傾心見好姐妹除了不耐煩,冇有其它情緒波動,便懂了。

三個女人挽著手繞開宋榕時往法庭外走。

宋榕時喉嚨一哽,臉上彷彿被人打了幾個巴掌。

“老霍、子淵。”他艱澀的看著後麵兩個男人。

霍栩淡淡的側眸看了他一眼,“對不起這三個字不是萬能的,你也不用道歉了,當有些已經事過境遷了,人家或許已經不在意了。”

至於季子淵,什麼都冇說,跟著霍栩離開了。

宋榕時身體一僵。

事過境遷不在意。

他太明白這幾個字的意思了。

可就是明白,才害怕、才恐懼。

他寧可林繁玥如今站麵前嘲笑他、指責他,也好過對兩個人曾經對那段婚姻不聞不問。

離開法院時,他甚至還聽到路過的人衝著他指指點點。

“就他啊,剛纔那個殺人凶手的丈夫。”

“你說跟那麼一個連父母都能害死的恐怖的女人同床共枕,他不會害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