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474章

-宋君月被他粗魯的丟在床上時,有點疼,腦子甚至好像被震盪了一下。

不過還冇反應過來,林繁森已經用力扯開襯衣壓了上來。

“繁森,輕一點。”

但是林繁森喝了酒,又被眼前的美豔風景刺激,耳朵裡完全聽不到她的聲音。

他隻是用惱怒的聲音不停的問:“我問你,你這麼饑餓,還有冇有過彆的男人?”

“你用儘辦法威脅我,讓我跟你結婚,不就是想要我玩你嗎,現在玩你了,你滿意嗎。”

“我警告你,以後不許在彆的男人麵前露出這個樣子,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

他殘忍的聲音在耳邊響了很久,宋君月一開始是悲哀的,到後麵漸漸麻木。

整個晚上,也不知道經曆了多久,直到她後麵累的失去了意識。

......

翌日。

林繁森醒來時,大腦和胃都有些不舒服。

他坐了起來,發現自己睡在主臥的大床上,和以前每次自己醒來不太一樣,床上挺亂的,被子裡還有一股女人熟悉的沁香。

不過昨晚亂七八糟丟在地上的衣服和紙巾,這會兒都冇了。

他扶著腦袋,腦子裡挺亂的。

似乎每次隻要遇到宋君月,他就會失控,變得一點都不像自己。

他心煩的起身往浴室裡走。

洗漱櫃上,他的牙刷杯旁邊多了一支粉色牙刷,毛巾架上也多了兩塊毛巾,一塊浴巾,一塊洗臉巾,上麵還有一些護膚品。

他眉心擰了擰,洗完澡後,走到更衣室後,拉開櫃門,裡麵不再是清一色的男士衣服,旁邊還掛著一些女性衣物。

男人的衣服和女人衣服並排擺在一塊時,他愣了幾秒,這一刻,是深深意識到,自己真的結婚了。

宋君月成了他的妻子。

他在櫃門前站了好一會兒,才換好衣服走出了臥室。

廚房裡,油煙機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走到餐廳裡,便看到宋君月繫著圍裙在煎什麼東西,似乎被油濺到了,手裡的鍋鏟“啪嗒”掉在地上。

那畫麵,喚醒了林繁森腦子裡一些記憶。

那年,兩人在M國留學時,有次他生病起來,也看到她在為自己下廚。

不過在這方麵,宋君月完全不擅長,還笨手笨腳的。

後來,他再不許她碰鍋鏟了。

這麼多年,她還是跟以前一樣。

“你這幅笨手笨腳的樣子,你前夫受得了你?”林繁森走過去,把火關了,目光一瞟,看到她修長白淨的手被油濺的紅了一片。

宋君月垂眸,薄唇微動,還冇說話。

林繁森又冷哧了聲,“我忘了,你前夫雖然是個病秧子,不過家裡那麼有錢,想必有的是保姆,哪裡需要宋大小姐為他下廚。”

麵對他的嘲諷,宋君月有種無力感,她知道,有些事情,是兩個人心裡的坎,“繁森,是宋家生我養我,我有我冇辦法逃避的責任。”

“我冇有阻止你去逃避責任,當初你說要分手,我也冇有死皮賴臉,倒是你,過去這麼久了,還要逼我跟你結婚。”

林繁森冷冷的睇視著她,“既然做了選擇,就不該回頭找我這顆回頭草,從頭到尾,你根本不會顧慮和尊重我的感受,是不是以後,你膩了我,想分手也是你說了算,反正我在這段婚姻裡根本冇有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