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498章

-她甚至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覺得自己跑到彆的男人家裡去了。

她承認,自己是欺騙了他,可那都是因為被她折騰的太累了,何況,她不也回來了嗎。

“你說話啊,是不是被我說中了心事,無力反駁了。”

林繁森咄咄逼人的說。

“林繁森,你混蛋。”宋君月不想再跟他吵下去了,她太累了。

身體吃力的從床上滑下來,她用床單裹了下身體,但是雙腿痛的打顫,彷彿下一刻就會暈厥過去。

“你去哪。”

林繁森一把揪住她手腕,“我問你,這麼晚了還想去哪,你該不會是想去找那個男人吧。”

“你有病。”

宋君月再也受不了了,他說的每句話像刀子一樣插在她胸口,“林繁森,是不是在你眼裡,我是一個毫無道德底線且無恥、下賤的女人,就因為我逼你結婚嗎,麻煩你想想,如果我隻是想玩你、睡你,我需要拿自己的婚姻做賭注嗎,這對我有什麼好處,是不是你把我想的不堪點,你心裡會舒坦點,我很不明白,曾經的林繁森為什麼變成這樣了。”

她的眼眶難以忍受的紅了起來。

曾經,她愛的那個男人他雖然冷一點,不愛笑一點,但是有著最純澈的內心。

他對彆的女孩子冷,但是把最好的都給了她。

無論任何時候,他都會站在自己身邊。

可是現在呢?

宋君月是真的有點懷疑自己呢。

她那麼處心積慮、辛辛苦苦的想結這個婚,是因為什麼?

或許生活已經把兩個人都變得麵目全非,她不是曾經的宋君月,他又哪裡是曾經的林繁森呢。

感情就像沙子一樣,她拚了命的想抓在手裡,但還是不斷的從手裡流走。

林繁森一怔,喉嚨艱難的動了動,“你以為我想這樣嗎,是誰把我變成這樣的,曾經我給予你信任,你回報我的是什麼,現在要我拿什麼去相信你,何況,今晚你呆在彆的男人那裡是事實,宋君月,如果做不到忠貞,就彆把我拉下水。”

總是這樣反反覆覆的,真的,他也是個人,會有知覺,會痛,會生氣。

“我再說一次,我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甚至,我也從來冇有給任何男人曖昧過,今晚我隻是在一個董事那裡吃飯,然後陪他聊了聊公司的事,你要不信我,我也冇辦法。”

宋君月抽回手,“現在,我要去醫院,請你彆再攔著我。”

林繁森愣了好幾秒,回頭時,看到她步履蹣跚的往更衣室裡走。

他拳頭緊了緊,目光落在床上刺目的鮮紅上。

一股煩躁湧了上來,他一拳狠狠捶在牆壁上。

幾分鐘後,宋君月拖著行李箱,顫著雙腿從裡麵出來。

“你乾什麼?”林繁森瞳孔狠狠一縮。

“去醫院,然後搬出去。”宋君月已經平靜了,不過小臉蒼白的厲害,“再住下去,我怕把自己的命也搭進去。”

林繁森身軀一震,然後像瘋了一樣狠狠拽過她箱子砸地上,“你做夢,既然住到這裡來了,你死都隻能死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