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570章

-“那些手下之前幫了我,我不能不管他們的死活。”阮顏苦澀的說,“再說我能去哪裡,我這張臉,在國外很多人都認識我。”

“......”

“我求你了。”阮顏低聲說。

“......好。”

那邊的男人沉默了很久後,終於應了。

電話掛斷後,站在陽台上的男人用力一拳錘在牆壁上。

月光勾勒出男人冷酷的容顏。

他發誓,早晚有一天讓季子淵一無所有。

......

一個小時後,一瓶小小的藥送到了阮顏手裡。

她拿著藥去了蘭亭公館。

這裡是整個京城地段最高昂的小區之一。

季子淵住的大平層位於整棟樓最佳的樓層,能俯瞰京城最繁華的地段。

阮顏開門進去時,正好看到季子淵坐在吧檯邊上打電話,“儘快幫我把這個人找出來,我要他的全部訊息......掛了。”

季子淵擱下手機,朝阮顏勾了勾手指。

阮顏長腿頓了兩秒,取下包走了過去。

“回來的這麼晚?”季子淵一把將她摟進懷裡,牙齒在她耳垂上輕輕咬了一口,“去哪了,導演說今天你很早就走了。”

“和傾心吃火鍋去了。”她下意識的想撇開臉,不過今天拚命忍著。

“哦。”季子淵挺拔的鼻尖在她頭髮絲上聞了一下,“確實有股火鍋料的味道。”

“......我去洗澡吧,”阮顏聽了試圖去掰他手。

“急什麼,我又冇說難聞。”季子淵挑挑眉梢,好聽的嗓音充斥著磁性,“我也冇洗,等會兒一塊。”

“......”

阮顏俏臉微微僵硬。

每次跟他洗澡哪裡是單純的洗澡,洗到後麵,她都被折騰的死去活來。

“什麼表情?”季子淵扮過她臉,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她臉上摸了摸,肌膚又軟又滑,滿滿的膠原蛋白,“不想跟我洗?”

“......你那是正常的洗澡嗎。”阮顏橫了他一眼。

卻不知,人美,連瞪眼都是顧盼生姿,清冷的眉目也生動的勾人。

季子淵很少看到她這幅模樣,頓時來了興致,俊美的唇染上調笑,“那你說,我是怎麼個不正常的洗澡。”

“懶得理你了。”

阮顏掙脫他手臂,轉身就走。

“你不理我,我理你。”

季子淵扣住她腰,另一隻手扳過她臉,從臉頰一路吻到唇。

熟悉的溫度滑入口中,阮顏隻覺反胃,不過這次她強忍著,直到男人把她抱到吧檯上。

“等等,不是說洗澡嘛。”阮顏真的覺得季子淵就是個喂不飽的狼,明明下午在劇組被他折騰了那麼久,他竟然還那麼有精神。

“現在可以,洗澡的時候也可以。”季子淵邊親吻邊含糊回答。

“我不喜歡這樣。”阮顏忙不迭的推搡,她還冇吃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