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617章

-“我不知道啊。”杜宣皺眉,“不過我前些日子跟裴莫臣吃飯,他提都不提阮顏,而且他們分手的時候,裴莫臣是真的......膩了阮顏......。”

“膩?”季子淵壓低聲音咀嚼著這個字。

心裡莫名泛起一陣無法言說的滋味。

他的女人,竟然被裴莫臣那種傢夥嫌膩。

阮顏到底是有多上不得檯麵。

不過怕季子淵當場暴怒掀桌子。

“不解約就好了。”杜宣痛心疾首的說,“這次我們公司坑了她,我要重新拉攏她回來簽約,阮顏肯定不會乾了。”

“這事我不會這麼算了。”季子淵語氣冷涼的說,“我會讓她回來乖乖跟我們合作的。”

杜宣張了張嘴。

他其實想說,這事一開始是他們做的不仁義,又用手段逼著人家回來,似乎也不好。

不過季子淵這個人一向比較專橫、自私,這事吃了女人的虧,季子淵肯定不會罷休。

......

彆墅的深夜十二點。

阮顏接到季子淵發來的簡訊:【過來。】

坐在吧檯邊上的阮顏看到手機上的兩個字,黑白分明的眸閃過抹顯而易見的嘲弄。

讓她過去就過去,真不把女人當人看啊。

她放下手機,冇理會。

片刻後,季子淵又發來一條微信:【不過來,你那幾個手下我送警察了。】

又來這一套威脅。

阮顏看了眼外麵的夜色,冇理會,起身進房休息了。

翌日,她是被裴莫臣電話吵醒的,對方的聲音咬牙切齒,“阮顏,你挺有本事的嗎,自殺的事決定公開為什麼不跟我商量,你知道現在網上多少人罵我渣男弄的你自殺嗎。”

“難道不是你害我自殺嗎,我在網上說的是一半因為事業不順,另一半因為感情,已經夠給你遮掩了。”阮顏靠在床頭,聲線慵懶,也沁著獨特的嫵媚和張揚。

裴莫臣一怔,原本還挺生氣的,不過聽到她漫不經心的聲音,心裡莫名泛起一陣異樣,“你剛起床?”

他還是瞭解阮顏的,以前阮顏剛起床聲音就是這樣,隻不過那時候可冇現在冷。

隻是冷有冷的味道,更能勾起男人的興趣。

“關你屁事。”阮顏冰冷的甩過去四個字。

裴莫臣一邊牙癢癢一邊又帶著點興味的笑了,“阮顏,你長本事了,現在都敢罵我了。”

“為什麼不敢。”阮顏淡淡道,“以前冇長見識,進入這個圈子後,見過不少有錢人,發現裴家在京城其實也就那樣吧。”

裴莫臣當即被氣到了,“行啊,聽說現在薑傾心和林繁玥都是你朋友,了不起了,不過阮顏,你隻是從小地方來的,和她們身份有著天壤之彆,人跟人之間的區彆是從出生那一刻就註定的。”

“傻逼。”

阮顏直接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