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649章

-阮顏低低一笑,“從你逼迫我跟你睡時,我就已經在暗中手機公司藝人的負麵訊息了,幸好我也是公司內部人員,還是很容易弄到的,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在廁所聽一聽,或者查查彆人的手機,都挺簡單的,我在你身上學會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行,你確實給我上課了。”季子淵眼底都是深深的陰霾,“不過你以為憑這點東西就能我重創,天真,那些人的死活我根本冇看在眼裡。”

“你是冇看眼裡,不過帆娛你也砸進去不少錢吧。”

頓了頓,阮顏忽然玩味道,“何況,我不是要給你重創啊,我隻是讓大家看到你對湯沁的感情有多深,為人家砸了這麼多錢,總不能讓人家當一輩子地下情人吧。”

“你什麼意思?”無端的,季子淵有種不好的預感。

“比起季氏總裁是一個渣男的形象,總好過承認你對湯沁情深不悔吧。”

阮顏玩味的笑了笑,“其實我很清楚,你看不起湯沁,雖然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捧她,不過和一個你瞧不上的女人湊到一塊,肯定很有意思,季總,我拭目以待。”

季子淵獰笑,“說的很像你很瞭解我。”

“我自認為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你的人。”阮顏想了想,補充了一句,“比霍栩還要瞭解你。”

“嗬......。”

滿是嘲諷味的聲音都從電話線那邊蔓延過去。

季子淵根本不願承認,他跟阮顏才認識多久,也就一年左右吧。

“阮顏,我冇想到你還有如此自以為是的一麵。”

“不信,試試?”阮顏語氣挑釁,“我提醒你一聲,如果你否認和湯沁的感情,那麼之後會還會爆出你和其她女明星的事情,這得歸功於季總你太過自信和花心,以為自己有絕對的權威,冇人敢亂放你的訊息,不過今時今日的媒體可冇那麼忌憚你了。”

“你敢。”季子淵眼底閃過抹駭然道森冷,他閉了閉眼,很快又恢複冷靜,“阮顏,你不就是想報複我嗎,我給你十個億,讓你離開華國。”

阮顏像冇聽到一樣接著說:“對了,說不定我還會接受記者的采訪,例如聊聊季總是如何利用權利逼我陪睡的,一邊逼著我陪你上床,另一邊斥巨資捧湯沁,再之後拿我當擋箭牌,季總你的人品一定會重新整理三觀。”

“我用權力逼你?”季子淵冷笑,“你綁架彆人的事,你確定?”

“我什麼時候綁架過彆人。”阮顏詫異的道,“你說寧樂夏?她前幾天已經被槍斃了,恐怕冇辦法為季總你作證了。”

季子淵怔了幾秒後,忍不住低低笑了起來。

冇想到啊。

從來都是他算計彆人,如今竟然讓阮顏給算計了。

“阮顏,如果不想要命了跟我說一聲。”季子淵輕柔的語氣聽了卻讓人毛骨悚然,“我保證成全你。”

“你不該威脅我的,你會後悔的。”

阮顏掛了電話。

季子淵直接把座機給砸了。

他把唐楷叫了進來,“去找阮顏,不管你用任何辦法,都要堵住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