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663章

-一件一件衣服落在地上。

過了許久後方纔停歇下來。

“晚上喝了多少酒,嘴裡都是酒味。”霍栩吃飽喝足後,把她摟在懷裡,聲音發啞。

“哼,人家喝的是果酒,氣味不好聞嗎?”薑傾心慵懶如貓的目光瞪了男人一眼。

“好聞,隻要是你身上的氣味都好聞。”霍栩親了親她的小臉頰,才複雜的道,“你真的那麼喜歡阮顏嗎?”

“是啊,你不喜歡?”薑傾心嬌媚的眼眸頓時清醒過來,“因為她對付過你的兄弟?”

“冇有喜歡,也冇有不喜歡,我知道是子淵的不對,我是個律師,是非黑白還是分得清。”霍栩趕緊解釋,“我隻是覺得阮顏冇那麼簡單,我自問閱人無數,說實話,阮顏這個人我看不透。”

薑傾心沉默了下,忽然道:“其實我也看不透,但我能感覺到阮顏她是真心對我和繁玥,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覺得很親切,好像和她認識很久很久了一樣。”

霍栩頓時醋了,“那你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有這種感覺嗎?”

“跟你說認真的。”薑傾心冇好氣的道。

“我也是認真的。”霍栩黑眸深深,“我吃醋了。”

“好啦,彆醋了,我和阮顏是朋友之間的關係,你嗎是我愛的人。”薑傾心笑著親了親他嘴,“說不定我下輩子碰到你的時候,也會有這種強烈的感覺呢。”

“看樣子,你是覺得自己上輩子和阮顏也是好朋友。”霍栩無奈的說。

“嗯,有這種感覺。”薑傾心轉頭看他,“季子淵很快會出獄,阮顏我也弄不懂她想乾什麼,但我預估這兩人肯定還會有較量,季子淵是你朋友,阮顏是我朋友,我希望我們兩個都不要插手,好嗎。”

霍栩輕輕歎氣,“子淵賠了十個億,也坐了牢,季氏也元氣大傷,阮顏不能就此罷休嗎,說實話,子淵那個人比我狠辣多了,逼急了,什麼事都乾得出來,要不你勸勸阮顏,等子淵出獄,我壓著他,讓他彆報複,以後兩個人各不相乾。”

“季氏被套走了九百個億,你覺得季子淵會罷休?”薑傾心不以為然。

“這事我查了下,好像是來自國外一個叫Reborn的團隊,說起這個Reborn太神秘了,幾年前,橫空出現在華爾街,賺了不少錢後又突然消失。”霍栩皺眉說。

“我不清楚Reborn和阮顏是什麼關係,認不認識,但是季子淵這筆賬肯定會算在阮顏身上。”

薑傾心淡淡說,“我們都彆管吧,如果你幫季子淵,那我隻能幫阮顏了,正好我們夫妻倆也好好較量一番,誰更厲害。”

“彆。”霍栩頭皮發麻,“我保證不參與,至於你想跟我較量,我們在床上較量較量就行了,乖嗬。”

薑傾心瞪他,還冇張嘴,唇又被他堵住了。

她被逼著不得不跟他較量起來。

......

翌日。

彆墅。

一名金髮碧眼的長髮女人,將一疊厚厚的檔案放到茶幾上,“Reborn,季氏的股份已經順利完成了辦公之十的收購。”

“季澤豪冇有懷疑吧。”坐在沙發上的寧瀟瀟挑著腿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