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671章

-寧瀟瀟本能的後退了一步,提防的看著他。

裴莫臣笑了,眼底彷彿盪漾出一圈圈漣漪,“阮寶,你好像變得跟以前不太一樣了,以前的你嗎,像小綿羊一樣,不過現在這樣嗎,也很迷人。”

“裴總,你都是有未婚妻的人了,說這種話不太合適吧。”寧瀟瀟冷著一張俏臉提醒,“你不會是想把我變成你的小情人吧,冇想到裴總還有吃回頭草的興趣。”

“你可不是一般的回頭草。”裴莫臣深情款款的說,“對我來說,你是與眾不同的,因為你是把第一次給我的女人,我到現在都記憶猶新,阮寶,聽到你被季子淵逼迫的事,我其實挺懊惱的,當初我不該把你帶進娛樂圈。”

他說著,伸手朝她耳垂上摸去。

寧瀟瀟敏銳的後退一步。

裴莫臣落了個空,他輕輕一歎,落寞道:“你是不是還在怨我,我其實跟你分手也是無可奈何,那陣子,你逼得太緊了,再加上我們身份地位太過懸殊,我父母不支援我們在一起,阮寶,原諒我好嗎。”

“那我自殺的時候呢?”寧瀟瀟冷冷的問,“我自殺時,隻想讓你來看我一眼,你是怎麼對我的。”

裴莫臣錯愕了兩秒,道:“我以為你隻是想威脅我才自殺的,以前我分手時,也有女孩子鬨過自殺,不過她們都是貪圖我錢,我知道你不一樣,你是真的在乎我。”

寧瀟瀟咬了咬唇,“你這個人慣會甜言蜜語,以前是,現在也是。”

“阮寶......。”裴莫臣雙眸柔情四溢,伸手就要去抱。

身後忽然傳來男人低沉含笑的聲音,“兩位,我是不是打擾到什麼了?”

熟悉的聲音......。

裴莫臣僵住,寧瀟瀟抬頭從裴莫臣身後看過去,然後怔了怔。

險些冇認出來。

季子淵頭髮剪的很短,跟寸頭無異,一身黑色剪裁西裝的季子淵戴著銀框邊的眼鏡,少了幾分風度翩翩、優雅斯文的氣度。

現在的季子淵皮膚偏深了一點,整個人多了幾分邪佞和不羈的野性。

寧瀟瀟冷不丁的想起來,噢,原來季子淵出獄了。

隻不過剛出獄不在公司加班,就跑來參加慈善活動,這也有點......奇怪吧。

“原來是季總。”裴莫臣很快冷靜下來,若是以前,他會畏懼季子淵,現在嗎,季氏明顯被打壓,季子淵想找他麻煩也冇那麼容易,“你就出來了,冇想到三個月時間過的挺快的。”

“是啊,冇想到剛出來就看到這一幕。”

季子淵嘴角勾著迷人的笑,緩步走到兩人麵前,“裴少說情話的模樣倒是挺動人的,不知道跟童小姐也是這麼說的嗎,要不要我問問童小姐。”

裴莫臣臉色微變,“季總,你還是先管好自己公司的事吧,阮顏,你不是迷路了,不知道怎麼回座位嗎,我送你過去。”

季子淵這個人太變態了,他可不想阮顏跟季子淵單獨呆一塊,萬一出了什麼事就麻煩了。

“不用,等會我會親自送阮小姐過去的。”季子淵笑眯眯的看著阮顏,眼神危險卻又意味深長,“我們可是老熟人了。”

裴莫臣皺眉警告,“季子淵,你想乾嘛?”

“阮顏,有本事嗎。”季子淵調笑,“我這才離開幾個月,你馬上又攀上前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