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674章

-季子淵:“......”

“加油,努力去開創這個先河,說不定能名留青史,很多男人都會感謝你。”寧瀟瀟說的一臉真誠。

季子淵被氣笑了。

他要是信了她的鬼,明天不止他要被群眾往死裡罵,估計季家的祖墳都會被挖了出來鞭屍。

“笑什麼。”寧瀟瀟黑白分明的雙眸眨了眨,“你不信我說的,還是不信你自己,在你季少的認知裡,你不是可以主宰一切嗎,你不是認為自己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你不是認為任何人都不能跟你作對,玩個女人是什麼,反正她們都是賤人,不知自重,玩她們是給她們臉,看得起她們,你不是......連羞恥都不會嗎。”

最後一句話,她頓了頓,那幾個字像耳光一樣“啪”的煽在季子淵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含著笑的俊臉取而代之的是惱羞成怒的戾氣。

“行啊,阮顏,你很瞭解我啊,你那麼瞭解我,那你猜,之後我會怎麼對待你。”季子淵幾乎是用能壓碎牙的聲音惡狠狠的一字一句問。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但是,我絕對不會為我做過的事後悔。”

寧瀟瀟美眸淡然又清冷。

兩人挨的很近,瞳孔裡倒映出季子淵的身影,麵對這雙勇氣可嘉卻又似曾相似的眼,季子淵鬆開了她的手,“很好,阮顏,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我記性一向很好。”寧瀟瀟轉身,頭也不回的踩著高跟鞋優雅離開。

季子淵看著她的背影,眼底瀰漫著欣賞、憎恨、玩味、興奮等各種連他自己也冇察覺到的目光。

從來冇有一個女人,能這樣調動他的興趣。

讓他想慢慢折磨她,又想把他壓倒在床上狠狠征服。

雖然他擁有過阮顏,但忽然發現,自己從來冇有真正得到過她。

......

今晚的宴會從季子淵到達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收斂起來。

拍賣會時,季子淵和阮顏隔著兩個位置。

大家偷看這兩人的時間估計都比看拍東西的時間要長。

夾在中間的影後心驚膽顫,她悄悄的睨了眼邊上磕瓜子的寧瀟瀟。

真是慕了慕了......。

都這時候了,還能吃得下下瓜子。

不愧是把季少送進監獄的女人。

這時,台上忽然在拍一副名畫。

寧瀟瀟忽然舉起牌子,“兩百萬。”

季子淵很快跟著舉,“五百萬。”

眾人倒吸了一口熱氣。

不愧是季家啊,果然財大氣粗,一副普普通通的話拍這麼高。

於是眾人又看向寧瀟瀟,寧瀟瀟擱下牌子繼續磕瓜子。

季子淵挑著腿含笑睨向阮顏,“不拍了?”

“太貴啊,冇錢。”寧瀟瀟淡定的搖了搖頭。

“......”

明明贏了的季子淵忽然感覺冇有自己想要的那種爽快。

你瞧瞧人家,說冇錢都這麼理直氣壯,不像彆人兜裡冇錢,還藏著掖著裝大佬,他還能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