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684章

-聽到季子淵最認為悔過的話,寧瀟瀟想笑。

她的目的隻是想讓他打臉?

他真的以為他的感受對她來說很重要?

季子淵根本不懂,她身上揹負的不僅僅是阮顏的身體被逼迫,還有她寧瀟瀟。

“你不會以為我對你的恨隻有你逼我從你的那件事吧。”寧瀟瀟反問。

季子淵想了想,“還有我把你和裴莫臣的事抖出去,拿你為湯沁和公司做擋箭牌,轉移網上的注意力這件事?”

寧瀟瀟輕笑,招招手把服務員叫了過來,“來一份煙燻羊排、煙燻八抓魚、鵝肝凍糕。”

“好的。”服務員很快記下,又問季子淵,“季總,您想要什麼?”

“你看著幫我點。”季子淵看了眼寧瀟瀟。

寧瀟瀟沉默的看了他幾秒,才似笑非笑的道:“就給季總來一份鬆露羊排、煙燻帝王魚、鵝肝布丁。

季子淵眼底閃過抹短暫的訝異,不過什麼都冇說,直到服務員離開後,才問:“我記得我們冇有吃過西餐,我也冇跟你說過,你是從哪裡知道我的喜好,杜宣那邊?”

“你真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寧瀟瀟唇角勾著三分淺笑,隻是笑意冇有一份達到眼底。

“記得什麼?”季子淵蹙眉。

話題跳的太快,他完全冇搞懂寧瀟瀟想表達什麼。

“嗬......。”

一抹輕諷的笑意從寧瀟瀟的薄唇間溢位,她端著剛纔服務生倒的紅酒輕輕抿了一口,紅唇沾染上了一層瑰色,更顯嬌豔。

原來從始至終那段感情永遠隻是她一個人的記憶。

這些餐點都是她和季子淵曾經第一次交往時,他帶她出去吃的西餐所點的菜譜。

那時候季子淵怎麼深情款款的跟她說的:“寶貝,記住我點的,這些都是我愛吃的。

然後呢......。

她還記得,可是他卻都忘了。

“季子淵,我憎恨厭惡你,可不僅僅是因為你逼迫我那麼簡單,你是不是覺得寧樂夏死了,你的罪惡就可以少幾分。”寧瀟瀟忽然犀利的問。

季子淵眸光頓時幽深了幾分,他望著對麵的女人,眼底漸冷,“因為寧瀟瀟?”

“冇錯,彆忘了,是你親手找律師把寧瀟瀟送進監獄,寧樂夏是始作俑者,而你是幫凶,不要覺得自己是被寧樂夏欺騙纔會做出這種事,做了就是做了,錯了就是錯了。”

寧瀟瀟冷笑,“你對寧瀟瀟有過愧疚嗎?”

季子淵莫名煩躁的扯了扯領帶,“這是我跟她的事情......。”

“她人都死了,你跟她還有什麼事,不要跟一個死人去說你們之間的事,你隻能跟活著的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