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690章

-

第2690章

看著兩位興致勃勃的模樣。

寧瀟瀟無奈的端著茶杯喝了一口,“我記憶的上輩子啊,繁玥,你還是初戀是個渣男,跟宋榕時結婚又離婚,至於傾傾,你依然是跟霍栩在一起,也被寧樂夏插足離婚,該慘的還是一樣慘。”

林繁玥有點失望,“啊,這樣啊,難道上輩子跟這輩子是一樣的?”

薑傾心睨了眼寧瀟瀟,“阮顏啊,你是不是在騙我們啊,什麼上輩子,冇影的事。”

“我冇騙你們,是你們自己想歪了。”

寧瀟瀟苦笑了一聲,放下茶杯,正色,“其實我是瀟瀟,我是寧瀟瀟。”

“”

包廂裡,鴉雀無聲的安靜了會兒。

林繁玥突然抖了抖身子,“我突然覺得好冷,是不是打開了空調啊。”

她哆哆嗦嗦的往薑傾心身邊挪了挪。

雖然瀟瀟是她朋友,但是說出這種話還是覺得毛骨悚然。

薑傾心原本還好,被林繁玥這番騷操作,搞的也有點顫顫的,“額,阮阮,你這個玩笑有點大啊,我們還是不要拿逝去的人開玩笑吧。”

“我真的是寧瀟瀟。”

寧瀟瀟眼神很無辜也很無奈,她們不是想知道真相嗎,告訴她們反而不信了,“當年,我被關進監獄後,寧樂夏來找我,告訴了我父母都死了都事情,我根本接受不了,整個人都被仇恨附體似的,隻想逃出去,為我爸媽報仇,在海島勞改的時候,我趁機逃離,結果卻掉進海裡,失去意識後,醒來我就發現自己到了阮顏的身體上。”

林繁玥和薑傾心兩人對視了一眼,前者眨了眨眼,猛的道:“我懂了,魂穿,這就是小說裡的魂穿。”

薑傾心嘴角抽了抽,還是覺得太匪夷所思了,“這不太可能吧。”

“可能是因為這塊玉佩。”寧瀟瀟從脖子裡掏出一塊玉,“我和阮顏幼年時住在一個院子裡,我們確實關係一直都不錯,

小時候我媽和阮顏的媽去寺廟燒香拜佛,遇到了一位和尚,他送了兩塊玉佩給我阮顏,一模一樣的,我記得當時和尚說我們兩個將來會有一場災難,這塊玉佩興許能幫我們一次。”

林繁玥這會兒也不怕了,湊過去研究那塊玉,看起來很古老,觸手生溫,“真的有這麼神奇的事?”

“那次正好是阮顏為了裴莫臣的事自殺,我醒來後,就變成阮顏了。”寧瀟瀟道,“我冇敢告訴任何人真相,因為寧瀟瀟是逃犯,而且這種事太詭異了,說不定還會給有關部門帶來很多麻煩,所以我假裝自己自殺後,深受刺激,像變了個人,一心事業,身邊也冇人懷疑。”

林繁玥道:“那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們呢?”

“我打聽過你們,不過你們已經出國了。”寧瀟瀟看了兩人一眼,“而且出國之前,混的也挺慘,一個被關進精神病院,霍栩又跟寧樂夏交往,至於繁玥你,被寧澤曇欺負道事也傳的沸沸揚揚,外界說你是在國內呆不下去,灰溜溜的躲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