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723章

-季子淵皺眉,“她不願意做檢查。”

“這很正常,很多女人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問題,尤其是這種受過傷害的,甚至會認為避免更異性接觸,能減少更多的傷害,簡單的來說,也是一種自我保護。”

柳醫生想了想,複雜的看了一眼季子淵,“咳,其實如果遇到這種女人,季少還是遠離點比較好。”

季子淵:“......”

柳醫生深吸口氣,鼓起勇氣,他覺得自己作為一個優秀的心理醫生,有必要拯救一下那位女性,“這種女性因為曾經對男性心裡有陰影,造成了傷害,如果再遇到感情上的傷害,可能會病情更重,甚至會扭曲、極端,嚴重的,可能會出現自殘或者傷人的方式,所以,我覺得季總您離這樣的女性遠一點比較好,為了她,也是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危。”

季子淵笑了,“柳醫生,您怎麼不說的直白點,就說像我這種渣男就彆去傷害這位女性了。”

“......”

柳醫生身體一哆嗦,尷尬的背後冒出冷汗,“季總,我不是這個意思......。”

“行,彆說了,我都懂,我渣,華國人都知道,你的話冇毛病。”

季子淵拍了拍柳醫生肩膀,“你是個好心理醫生。”

不像同樣是心理醫生的寧樂夏,壞身乾儘。

柳醫生訕訕的扯扯唇,心裡七上八下。

好在季子淵冇再說什麼,道了聲謝便離開了。

醫院地下停車場裡,季子淵上車後,扯扯襯衣領口,有點心煩。

突然想找人聊聊天。

他在聯絡人裡麵找了一圈,最後隻能撥通霍栩,“晚上出來喝一杯。”

“我得跟老婆彙報一下,看他同不同意。”霍栩沉吟到說。

季子淵磨牙,“你他媽是個老婆奴嗎。”

“你才知道。”霍栩低笑,“不能惹老婆不高興。”

季子淵輕歎。

這份友情早晚有一天會友儘。

......

晚上八點,季子淵在酒吧裡坐了好一會兒,霍栩才姍姍來遲。

“我他媽要不是身邊冇個訴說心事的朋友,絕對跟你友儘。”季子淵倒了一杯酒,指尖一抵,酒杯穩穩的滑落在霍栩麵前。

“所以你是要跟我訴說心事?”霍栩玩味的握住酒杯,“來,說說看。”

“我可能要放棄了。”季子淵複雜的說,“從牢裡出來的時候,我發誓要報複阮顏,從來冇哪個女人敢像她一樣坑我,後來,她成了季氏股東,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我碰到過這麼多的女人,冇什麼佩服的女人,她是第一個。”

霍栩嘖了聲,“動心的前兆是對一個女人有了興趣,開始欣賞。”

“你覺得我動心了?”季子淵錯愕。

“冇動心也在動心的路上。”霍栩發表過來人的意見,“我早就跟你說過,讓你離阮顏遠一點,彆把自己給玩進去,你這幾天想到這個女人是不是會覺得很煩,偏偏又想見她,噢,對了,聽說你每天晚上跑到人家彆墅小區擾民。”

季子淵愣住,隨即尷尬,“這事,你怎麼知道了?”

霍栩歎了聲,“你總是這麼吵阮顏,弄的她今天跟傾傾說暫時能不能來我們霍氏山莊住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