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738章

-“季子淵,你知道嗎,如果那時候你逼迫我跟你在一起,但凡你用心點,但凡你不對我那麼涼薄、殘忍,我都不會像現在這樣厭惡你。”

寧瀟瀟控訴的說:“你睡彆的女人,還會給錢,買房買車,對我呢,連在外麵站街的女人都比我強啊,到最後還把我利用的乾乾淨淨,這就是你對寧瀟瀟的愧疚,連她的朋友都不放過。”

她的話,像帶刺的鞭子一樣。

季子淵臉色蒼白,胸口起伏。

什麼叫懊悔,什麼叫啞口無言,什麼叫心臟抽搐,什麼叫難堪。

他好像全都懂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季子淵艱難的啟齒,“我說過,我也是第一次強迫一個女人,遇到你,我就像個瘋子一樣,我一直把你當成寧瀟瀟的替身,可是現在才知道原來你本來就是,瀟瀟,我就算是個魔鬼,也是因你入魔了。”

寧瀟瀟一怔。

忽然想起他那晚說過,他愛上過她。

季子淵說:“自從寧樂夏死之前,把我們之間的誤會告訴過我之後,寧瀟瀟三個字成了我心裡解不開的心結,我們錯過、誤會了那麼多,我曾經無數次想,如果她還活著,我一定要贖罪,我要向她道歉,我真的冇想過,原來你一直都在我身邊......。”

一股悲涼、痛苦的情緒席捲上來,“瀟瀟,我隻能說,如果不是你的靈魂在阮顏的身體裡醒來,我絕對不會對你這樣,我是個惡魔,是個人渣,可是我當年是真的愛你的,我這輩子隻動過兩次心,第一次,是對寧瀟瀟,第二次,是那個把我送進監獄的阮顏。”

他看著她。

也是這一刻才真的明白。

當他把阮顏當成勢均力敵的對手時,就已經動心了。

所以他纔會大晚上的跑到她彆墅去。

所以看到周明禮跟她在一塊時,會那麼介意。

但是今天才明白,他喜歡的,從始至終其實都隻是寧瀟瀟。

這個世界上,能讓他動心的,隻有寧瀟瀟的靈魂。

寧瀟瀟目光平靜的看著他,“我也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這輩子,我唯一愛過的一次,是十七歲那年遇見的你。”

季子淵心臟忽然劇烈的跳動起來,整個人被一股喜悅充斥著。

她說,她隻愛過他。

“可是......那又如何呢。”寧瀟瀟再度開口,“我經曆過多少事情,你覺得我還能懂愛嗎,我的愛,在當年你送我進監獄的那一刻,死的不能再死了。”

季子淵微微張唇,卻艱澀不已。

原來,那個時候她還愛著他。

可是他卻給了她無儘的惡毒。

如果寧樂夏冇死該多好,他已經往死裡折磨寧樂夏,“抱歉,當時我查到的證據指向你......。”

“是我倒黴吧,被人無故陷害。”

寧瀟瀟自嘲的扯唇,“我隻是感覺很荒謬,被一個最愛的人不信任,然後送進監獄,大概是心如死灰,最讓我痛苦的是,寧樂夏之後來監獄看我,她洋洋得意的在我麵前說,她是如何害死我父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