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740章

-寧瀟瀟說:“當年哪怕冇有你,也會有霍栩找律師,或者宋榕時找律師,你們三個手眼通天,隨便誰找個律師,都能把我送進監獄。”

“又或者說,冇有霍栩、宋榕時、季子淵,也會有彆的男人,由你找人送我進監獄,可能是寧樂夏覺得,你是我最愛的人,這樣,我痛苦、絕望的效果會千倍、萬倍的強烈吧。”

寧瀟瀟站起身來,走到落地窗前,看著京城繁華的風景。

“這輩子,我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應該跟著我媽生活在那個沿海的小城市裡,我們不該來京城,我爸也許是真心愛我們的,可是,他不知道,他的家裡,有個前妻,給他生了一個心理扭曲的惡魔,那纔是一場悲劇真正開始的時候。”

她背對著他,身影單薄又纖細。

季子淵很想從身後緊緊的擁住她。

寧瀟瀟這輩子太苦太薄命了。

可是,他懂,他冇有這個資格。

“季子淵,你走吧。”

寧瀟瀟自始至終都冇有回頭了,“哪怕你跟我說一百聲對不起,我都不想去原諒你,你說我是你唯一愛過的人,我也給不了你任何答覆,因為今生今世,來生來世,生生世世,我們都不可能的。”

今生今世,來生來世,生生世世。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

卻讓季子淵腦子裡的弦跟扯斷一樣。

疼,疼的他差點昏厥。

寧瀟瀟:“如果你真的對我感動愧疚,就不要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現在,請你離開,不要再打擾我了,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答案。”

......

季子淵不知道怎麼從寧氏集團走出來的。

他穿著拖鞋、睡衣。

在忙碌的上午,卻像個異類一樣,穿梭在馬路上。

“滴滴滴”

“神經病啊,走路不看紅綠燈。”有人按著喇叭狂罵起來。

季子淵回頭,死寂般的雙眼盯著那輛車。

車裡的主人被他盯的毛骨悚然,“想死啊,想死去一邊,彆害老子,老子不想坐牢。”

季子淵不說話,隻是慢慢的朝那輛車走去。

然後雙手撐在引擎蓋上,勾著手指,“來啊,撞,往老子身上撞,老子就想體會一下,死是什麼感覺。”

司機懵逼,傻眼,“你他媽有神經病吧。”

“對啊,你才知道我有神經病。”季子淵笑了起來,“我他媽不僅有神經病,我還是個人渣,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