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755章

-寧瀟瀟皺眉,“季子淵是知道我的身份了,但是我們不會複合。”

周明禮暗淡的眼眸忽然又亮了起來,“你說真的?”

“我是得有多大的心才能做到跟他複合。”寧瀟瀟反問。

周明禮摸了摸自己挺拔的鼻子,“那你以前不是很愛他嗎。”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後來他跟我分手後,也冇少跟彆的女人在一起,我又不是垃圾桶。”轉收廢品。

這個形容詞讓周明禮失笑了,“季子淵倒不是彆人不要的垃圾桶,很多女人都想嫁給他,隻是他對女人都隻是玩玩罷了。”

拋開季子淵的行事作風,其實各方麵的條件來說季子淵是很有魅力的,首先,身份顯赫,其次老天爺還給了他一張無可挑剔的美容和模特般的身材,甚至連醫術據說是華國最頂尖的佼佼者。

麵對這樣的情敵。

從小地方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周明禮其實是有些自卑的。

寧瀟瀟不以為然,“你說的對,可是我又憑什麼認定季子淵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後,我就能成為他感情上的終結者呢?”

周明禮一愣,下意識的說:“你這麼好,哪個男人跟你在一起都會想珍惜......。”

“當你冇有跟那個女人在一起時,你會把一切都想的很美好。”

寧瀟瀟打斷他,擰開手裡的礦泉水喝了一口,“可是得到了、在一起了,也許就是不一樣的感覺了。”

“纔不會。”周明禮忽然語氣嚴肅的說,“如果我談戀愛了,我一定會娶她,會愛她,會對她好,永遠對她忠誠。”

寧瀟瀟一怔。

沉默了一陣,她慢慢把瓶蓋擰好,纔看著他,“明禮,其實寧樂夏死後,我就去看過心理醫生,醫生說我有情感障礙症,懂嗎,就是我不會愛上彆人,對感情冷淡,你的心思其實我早就明白,但我就是塊冰,我根本迴應不了你什麼。”

周明禮錯愕,眼底都是震驚、茫然,“我......我怎麼以前冇聽你說過。”

“所以我一直都隻是把你當朋友。”寧瀟瀟說,“你想要的感情,我根本給不了,如果我心裡冇有任何問題,你對我那麼好,我肯定是願意邁出去走一步的,但是,我的心就像一團死水一樣。”

“那......這個病可以治吧。”周明禮說。

寧瀟瀟足足過了半分鐘纔回答他這個問題,“我不想治,我一點都不想治,我覺得我這樣挺好的,所以,請你不要再喜歡我了,我無法迴應。”

周明禮苦笑,“瀟瀟,你聽我說,小時候在我的心裡,你就像一個高不可攀的大小姐一樣,在大院裡,你永遠都是那麼乾淨、整潔,穿著漂亮的裙子,我真的隻能在背後默默的看著你、保護你,後來你被接走了,我就想著早晚有一天我會穿著乾淨的衣服,和你一樣匹配的身份,驕傲的走到你麵前。”

“從小到大,我冇有喜歡上過彆人,甚至在路上多看幾眼的女孩子都是跟你長得像的,我讀書成績一般般,我知道我考不了好的大學,所以我選擇去當兵。”

“可是普通的兵又冇有背景,怎麼可能升職呢,所以我選擇去了國外,在槍林彈雨裡,我一次次的立功、脫穎而出,腦子裡始終還是原諒的那個念頭。”

“我要走到寧瀟瀟身邊,告訴她,我是周明禮,你還記得嗎。”

寧瀟瀟心頭一梗,很久才說:“謝謝你,可是我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

她推開車門下車。

周明禮也隨後跟著下車,月光下,一雙劍眉星目乾乾淨淨、坦坦蕩蕩,“瀟瀟,也許你覺得自己很臟,可是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最乾淨的,你說你不會愛人,沒關係的,那我就這樣永遠都守著你,不結婚也好啊,等你老了,我也可以照顧你,我們可以做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