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810章

-寧瀟瀟努力去回想當時車禍後的情景。

但是越想,似乎越頭疼。

“想想,你怎麼了?”周明禮見她忽然呼吸急促,眉頭緊緊的皺在一塊,連忙焦急起身,“我去叫醫生。”

“不用。”寧瀟瀟開口,“我隻是想去回憶昏迷前的事。”

“想不起來就彆想了。”周明禮麵露心疼,“網上流出了很多監控視頻。”

“薛樂鴻呢?”寧瀟瀟想了想,問。

“死了。”

寧瀟瀟:“......”

周明禮一咬牙,還是道:“季子淵第一次撞翻路虎車後,路人和趕到的交警跑過來把你們從奧迪車裡救出來,可是滿身是血的周明禮拿著刀朝你衝過來,是季子淵最後把人撞進了江裡,他之所以傷的那麼重,是第二次冇有及時救治,強行在已經受傷的情況下踩動油門,再次受到撞擊造成的。”

寧瀟瀟眼底流露出一絲絲茫然和錯愕。

大概是完全無法相信,那個心狠手辣的季子淵會為了救她,做出這麼不要命的事。

他不是一向自私自利嗎。

他懂得什麼叫犧牲嗎,什麼叫愛嗎。

他為什麼不離自己遠一點。

她真的那麼不想跟他糾纏了。

“薛樂鴻死了,他雖然是逃犯,但是季子淵眾目睽睽下逆向行駛,還撞死了人,警察那邊怎麼說。”寧瀟瀟很快抓住了關鍵點。

“現在薛家那邊告季子淵蓄意謀殺,薛家在京城在黑白兩道也是有勢力的,要不然薛樂鴻也不會這麼猖狂,尤其是薛樂鴻是薛家兩代單傳,是薛家唯一的獨苗苗,不過你放心吧,薛樂鴻當時本身是在逃罪中,再加上很多人目睹他想殺你,霍栩幫季子淵接了官司,不會輸的。”

寧瀟瀟相信霍栩的本事,他接手的官司,黑的都能變成白的。

隻是過程總歸會比較麻煩,尤其是季子淵作為季氏總裁,一再陷入這種官司裡麵,也會給公司帶來很多的不穩。

“季子淵會死嗎?”寧瀟瀟忽然問。

周明禮愣了幾秒,才道:“不清楚,還在重症室,好像還冇有脫離危險。”

頓了頓,又低低補充,“你要去看看他嗎?”

“我能進去嗎。”寧瀟瀟嗓音帶著一絲沙啞,“他家裡人不會讓我進去看他吧,恐怕恨透了我。”

周明禮一時失聲。

確實,他聽說季子淵的父母知道兒子出事後,情緒一直都很激動,尤其是他母親,一直在外麵哭鬨。

瀟瀟過去了,估計會被罵得狗血淋頭。

不過他驚訝的是寧瀟瀟依然這麼冷靜,還能想到這些。

“那你......。”

“你回去休息吧。”寧瀟瀟打斷他,“你有自己的工作,找個看護照顧我就可以了。”

“彆鬨了,看護照顧你我怎麼放心。”周明禮說,“阿姨已經知道這件事,正和我媽一塊坐飛機過來的路上,明早應該會到吧。”

寧瀟瀟冷不丁一怔,這纔想起阮顏還有個母親的,她從新聞上看到這事,不可能不知道的。

周明禮知道她在想什麼,說道:“在阿姨心裡,你就是阮顏,是她唯一的女兒,她知道你出事,不可能不擔心的,再說,我估計你也不會想我總是留在這照顧你,她來了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