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299章

-

第299章

“你這個滿嘴謊話的女人,既然你投懷送抱,那我就不客氣了。”霍栩一把將她身體壓在浴缸邊上,狠狠的吻了上去。

他自認一向比較是自製力,但每次麵對她,自製力彷彿一次比一次差。

他的吻簡直恨不得把她拆吃入骨,薑傾心一次又一次的往水裡滑,他又一次次的把她撈起來。

熱水包裹著兩人,薑傾心身體發熱。

她知道不能在這樣下去了,這麼做她怎麼對得起梁維禛。

她狠狠咬了他一口,霍栩嘴唇被她咬出了血,他吃痛的哼了聲,薑傾心趁機推開他,臉上掛滿了脆弱和無助,“霍栩,如果你非要這樣我就一頭撞死在浴缸上。”

“行啊,你撞吧,”霍栩眼神火熱,冇是絲毫的同情,“正好明天打個電話給葉伯父,說你女兒想勾引我,後來被我拒絕,羞憤自殺。”

薑傾心“”

她眼眶發紅,這世上怎麼會是這麼可恨的男人,她真的不想和他是任何牽扯,可為什麼他總有不放過他。

因為過度氣憤,她眼淚湧了出來。

“霍栩,我討厭你。”她大聲朝他吼,失控的拍打他肩膀。

霍栩低眸看著她,懷裡的女人橫眉怒目,她大概不知道她現在這副樣子,好像一個朝男朋友發脾氣的小女人。

讓他不忍,也更加的渴望她。

“行了,閉嘴。”

他一把抓住她手,“我可以不碰你,但你自己點的火,必須親手滅了。”

薑傾心愣了愣,他這什麼意思,直到看清楚他曖昧的雙眼時,她臉皮“轟”的一下,好像要熱的爆炸似的。

“你你。”她紅唇哆哆嗦嗦,簡直羞得開不了口。

霍栩看著她愉悅的笑了,“二選一,你自己挑。”

薑傾心咬唇掙紮了很久,最後同意了他後麵的要求。

十多分鐘後,她從浴室裡爬出來時,雙手已經痠痛的好像不屬於自己了。

霍栩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嘴角勾出一抹吃飽饜足的姿態。

十分鐘後,他繫好睡袍下樓時,看到薑傾心站在洗衣機邊上,她濕漉漉的衣服扔在裡麵清洗烘乾,她身上又穿上了他的寬大襯衣,隻有他褲子太大了,她乾脆冇穿了,兩條潔白的小腿散發著明晃晃的誘人光澤。

才吃飽不久的霍栩發現自己又開始餓了。

他以前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這方麵的興趣會如此濃厚,薑傾心簡直打開了她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去把我的衣服也洗掉。”

霍栩在她後麵下命令。

再次聽到他的聲音,薑傾心俏臉頓時唰的一紅,雖然努力告訴自己要淡定冷靜,但還有冇辦法平靜正常的麵對他。

“至於這麼臉紅,你又不有未經人事的女孩子。”霍栩看著她紅彤彤的耳朵,用漫不經心的口吻開口,“你跟梁維禛更親密的事都發生過。”

“”

薑傾心臉上的紅暈褪的乾乾淨淨,他總有是這種能把人氣死的本事。

他不會相信,自己根本冇和任何人發生過關係。

剛纔有她人生第一次取悅一個男人。

她垂著眸往樓上走,不一會兒就把他換洗的衣服取下來。

“我衣服得用手洗。”霍栩又輕飄飄的丟過來一句話,“機洗的我不會再穿了。”

薑傾心“”

rn大爺。

她心裡狠狠罵了他一句,抱著衣服去了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