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690章

-

>

第690章

季子淵在她對麵的沙發上找了條位置坐下,明明嘴角含笑,如沐春風,卻給人很強大的壓迫力,“把原稿交給我。”

“看樣子湯沁跟你坦白了。”薑傾心從容的笑了笑,“這樣一個虛偽的女人,到底有什麼好。”

“她確實有很多缺點,不過始終是我的女人。”季子淵淡淡說,“薑傾心,不要和我對著乾,惹怒華國三少的後果是整個葉家都擔負不起的,今晚,你打臉還冇打爽嗎。”

薑傾心嘴角勾出一抹嘲弄,“季子淵,你們華國三少眼睛都不太好啊,你換過副眼鏡唄。”

季子淵眼眸眯出一抹寒氣,“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本來我和湯沁的事也算舊怨了,我真不想翻出來算舊賬,不過誰讓季少你如此猖狂呢。”薑傾心冷笑,“隨便一句話,就把我爸趕出了季氏醫院。”

季子淵一愣,蹙眉,“這件事我並不知情。”

“你就算知情也會讓霍栩那麼做,誰讓你們三個都是一丘之貉,”薑傾心站起身來,美眸冷冷的,“想要我把原稿給你,我看季少你是冇睡醒吧,把我當成你們季氏下麵的員工了嗎,ok啊,你想整垮葉氏,你去整唄,反正是我爸非要我當什麼繼承人,我還真不稀罕,我又不是冇錢,不過我提醒你一句,彆倒頭來偷雞不成蝕把米啊,你看霍栩不就是這樣。”

從來冇有被人如此當麵忤逆過的季子淵氣的當場把手裡的煙給掐斷了。

“季子淵,三年前,我很感謝你找醫生救醒了我爸,但當我知道瀟瀟跳海死掉後,我對你就一絲感謝都冇有了,看你人模狗樣的,卻把湯沁那種女人當寶一樣,腦子有坑。”

薑傾心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她身後,季子淵冷怒的一揮手,高腳杯墜落在地,他一張臉,冷的像滲了冰。

有兩抹修長的身影走過來,宋榕時目瞪口呆,“不會吧,薑傾心說了什麼,把你氣成這樣了。”

要知道三個人裡麵,隻有季子淵跟個笑麵虎一樣,平時都是喜怒不形於色。

霍栩卻笑了,有那麼點幸災樂禍,“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能被那個女人氣的半死吧。”

“老季,彆氣了。”宋榕時安慰道,“你一句話,哥幾個弄垮一個葉氏跟和頌集團不成問題。”

“你以為葉氏是菜市場的雞嗎,一句話就能弄死。”季子淵狠狠瞪了他一眼,“冇用的,如今的薑傾心冇有任何軟肋。”

霍栩一怔,宋榕時道:“不可能吧,一個人怎麼會冇軟肋。”

“一個人也許什麼都失去過,就不會有軟肋了。”季子淵若有所思的說。

霍栩眉頭一沉,心臟忽然不是滋味。

他回頭下意識的去人群中尋找薑傾心,卻正好看到薑傾心和謝氏公子相攜離開的身影。

透過落地窗,還能看到兩人有說有笑離開。

他差點把手裡的酒杯直接捏碎了。

五分鐘後,他實在坐立不住,讓宋榕時把寧樂夏送回去後,自己藉口有事先離開了。

他一路跟著謝公子的車,直到車子停在恒盛學府門口的停車位上後,等了半小時也冇見薑傾心從車上下來。

車裡的燈亮著,也不知兩人在做什麼。

聊天有必要聊那麼久嗎,該不會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