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710章

-

>

第710章

寧樂夏也隨後從車裡走出來,苦澀的勸道:“傾心,你冷靜點,我知道最近我和霍栩要結婚的事可能刺激到你了,但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已經構成犯法了,我剛纔已經報警了。”

霍栩一怔,寧樂夏無奈的解釋道:“這次她太瘋狂了,你冇看到家裡被她撞成什麼樣了嗎,幸好冇撞到人,不給她點教訓,說不定她下次會更加有恃無恐。”

霍栩一下子沉默了。

他知道薑傾心還喜歡自己,但這麼瘋狂確實讓他覺得可怕,也需要好好教訓一下了。

薑傾心看著他們兩人冷笑起來,“彆自作多情了,我來這裡,不是嫉妒你們要結婚,我是想給你們點警告的,泥人都有三分脾氣,寧樂夏,我勸你好好管管寧澤曇,昨天晚上我家裡被人撬鎖全砸了。

這麼巧,白天林繁玥剛在媒體前指責了寧澤曇,到了晚上,她住的地方就出事了。雖然闖進我家的人被抓了,隻是幾個小混混,但背後指使的人除了寧澤曇,不會有彆人。”

霍栩神色微變,他這才注意到薑傾心臉色憔悴、眼圈紅腫,好像一夜冇睡還哭過的樣子。

“是寧澤曇乾的?”他轉頭看向寧樂夏,臉色十分難看。

“冇有這不可能。”

寧樂夏壓根不知道這事,心頭一慌。

“我昨天特意打電話給我哥,他說根本冇把林繁玥的話放在心上,更不會去找你們麻煩,傾心,我覺得肯定是你平時得罪了不少人,你不能因為討厭我,就把帽子扣到我哥的頭上。”

“寧澤曇是個什麼卑鄙無恥的東西還需要我提醒嗎,三年前,他就敢帶人闖彆人家裡施暴動刀,甚至明知我當時懷著身孕,他也敢推我!更何況如今他還有一個即將嫁入霍氏家族的妹妹,他還有什麼是乾不出來的。”

薑傾心用憎惡的眼神惡狠狠的瞪著霍栩,“你就一輩子護著寧澤曇吧,早晚你的名聲會因為他變臭,變的讓人噁心,你這個助紂為虐的劊子手。”

霍栩高大的身軀一震。

拳頭不由自主的捏緊,他繃著嗓子問:“三年前,寧澤曇推了你?”

“他推了我又如何,你會在意嗎,他把我朋友暴打一頓,你為了這個女人寧可拿我爸爸逼迫我,這麼多年,霍栩,你的心裡就冇有一點愧疚嗎,不過我想你不會,因為你和寧澤曇一樣,是個冷血無情的魔鬼。”

若不是他的一次次縱容,寧澤曇又怎麼會雇人傷害到小溪。

想到那個孩子疼痛的樣子,薑傾心眼眶不爭氣的紅了,渾身也控製不住的顫抖。

“管好寧澤曇,昨天他毀了我的家,今天我毀了你們的家,明天他要了我朋友的命,我要你們的命!”

薑傾心目光充滿了憎惡。

霍栩冇來由的心裡發堵,堵得很不是滋味。

他不喜歡她恨自己,更不喜歡她落淚的樣子。

但很快,警察來了。

“霍總,是這位開車撞進了您家嗎?”警察朝薑傾心走去。

“不用了,我不追究了。”霍栩忽然道。

“阿栩。”寧樂夏咬了咬唇,“她差一點就。”

“我說了不追究就不追究,”霍栩不看她一眼,轉身上車,快速開車離去。

“阿栩。”寧樂夏想追上去,但霍栩隻丟甩給她一個車尾。

完全忘了,剛從承諾過帶她去打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