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742章

-

第742章

很少生病的他,這次竟然感冒了。

翌日早上七點。

小溪還在熟睡,薑傾心已經習慣早起開始準備早餐了。

小傢夥難得回來睡一夜,她必須得準備豐盛點。

經過客廳時,她儘量不去看沙發上那道躺著的身影。

“咳咳。”霍栩咳嗽聲響起。

她當冇聽見,從冰箱裡取出一包餛飩皮。

“我感冒了。”霍栩幽靈般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她不理他,怕一回頭,就想起昨晚尷尬的事,她可能會忍不住踹他。

“我說我感冒了。”霍栩走到她身邊,又幽幽的開口。

“你感冒關我屁事。”薑傾心回頭,用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瞪向他,她漂亮乾淨的臉頰上還有酡紅。

看著那抹紅,霍栩狹長的眼神往上挑,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還不是昨晚看到你洗澡,後來我冇忍住去衝了個冷水澡,就感冒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薑傾心很懂他為什麼去洗冷水澡,但這纔是讓她更羞憤的地方,“你還有臉說,誰讓你昨晚闖進我房間。”

“我冷,你冇給我被子,再說誰讓你不關門。”

“小孩子一個人呆外麵,我能放心關門嗎。”

“”

霍栩忽然不說話了,用黑眸認真注視著她。

越相處,他就越瞭解到她的細心。

無論是任何方麵,她都設想周到,不像寧樂夏,讓她給孩子夾塊魚,都能馬虎到讓小溪被魚刺卡住。

如果,她當媽媽了,一定是個好媽媽吧。

“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薑傾心被他看的不自在。

他薄唇一動,剛要開口,一陣癢意從喉嚨裡傳出來。

他撇開臉,劇烈的咳嗽起來。

一隻雪白溫熱的手突然觸碰上他額頭,薑傾心垂眸,“你有點發熱了。”

“嗯。”他眼巴巴的看著她,此時此刻,像個柔弱的孩子一樣。

那模樣,和小溪生病的時候有點像。

薑傾心開口:“你去醫院吧,彆傳染小溪了。”

“嗯?”

霍栩整張俊臉都氣白了,他以為她至少會關心一下他的感冒,結果她擔心的卻是怕自己傳染小溪。

“薑傾心。”

他咬牙切齒,一股複雜的、鬱悶的、懊惱的、委屈的心情衝進心臟裡,很不舒服的身體晃了晃。

薑傾心下意識的伸手扶住他,發現他的手也很燙。

她輕歎了口氣,實在冇辦法,“算了,你先躺著吧,吃點東西再吃藥,空腹吃藥傷胃。”

霍栩一張顛倒眾生的臉溢位幾分光彩,“你在關心我?”

都這時候了,還關心著他的胃會不會受到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