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773章

-

第773章

“不是我們,是我。”霍栩捏了捏眉心,一雙狹長的眸子閃過深深的無奈,“對不起,樂夏,我覺得我們兩個之間可能需要冷靜一段時間。”

寧樂夏呆了呆,她不敢相信。

剛纔,霍栩不是決定不追究了嗎,為什麼突然要走了?!

不,她不能讓他離開。

她一把抓住霍栩的手,“阿栩,不要走,求求你了,你究竟要怎樣才能原諒我,隻要你開口,我做什麼都願意。”

“樂夏,不要這樣。”霍栩試圖去推她手。

可寧樂夏卻像瘋了一樣,哭的滿臉是淚,“你想冷靜可以留在這裡冷靜,我不打擾你,阿栩,現在全京城的人都在看我笑話,如果你突然搬走了,你讓那些人怎麼想我,他們會以為我水性楊花,我這輩子都彆想抬起頭來了,你如果不要我,我寧可去死!”

“樂夏,你是在威脅我嗎。”

霍栩無奈的語氣裡染上了一絲寒霜,高大的身軀上一股魄人的氣息壓過來,讓人不由自主的心中膽寒。

寧樂夏本能的驚懼了一下,她搖了搖頭。

“不是的,阿栩,我們不能好好坐下來平心靜氣的聊聊嗎,我們認識二十年,十多年的感情,經曆了那麼多的磨難,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

霍栩迷茫的注視著她,“樂夏,這兩天,我想了很多,其實我從來冇覺得你臟過,但因為我碰不了你,成了我們心裡過不了的坎,任何一個女人,都有正常的需求,我給不了你,我也已經原諒你了,但我冇辦法當作什麼都冇發生過,你懂嗎?”

隻要一想到那個魯哲跟那麼多肮臟的女人睡過,又跟寧樂夏不知道糾纏過多少次,他隻要想到和寧樂夏擁抱都覺得牴觸。

又談何過一輩子。

“什麼意思?”寧樂夏整個人都激動的歇斯底裡起來,“說白了,你就是嫌我臟!”

“樂夏,你不累嗎,每次隻要一吵架,你就會拿這件事出來說,”霍栩麵露深深的苦澀,“我要是嫌你臟,我一開始就不會跟你在一起。”

“那你為什麼要離開。”寧樂夏苦苦哀求,“阿栩,彆走,以後我什麼都跟你說,我再不瞞你了,好不好,你覺得不好的地方我都改。”

“樂夏,對不起,我很累。”

霍栩一把掰開她手,狠下心提著東西轉身往外走。

寧樂夏徹底崩潰了,抓住他行李箱死活不放手,“你說隻是冷靜一下的,你還會回來的,我不會讓你把東西伴搬走的,阿栩,我承認我是不對,可你也和薑傾心在一起過,你也背叛過我們的感情,我可以原諒你,為什麼你就不能原諒我?!”

霍栩見她一直拽著行李不鬆手,被她哭的又煩,乾脆連東西都不要,直接離開了。

他不知道和寧樂夏為什麼會走到今天。

記憶裡的寧樂夏,每當他疲憊、孤單的時候,隻要看到她,就像找到家的歸屬感一樣。

但現在的寧樂夏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他心上麵,隻要麵對他,就會有一種說不出的累。

當他從海濱彆墅裡走出來時,他心裡愧疚,但同時也感到一陣輕鬆。

言赫把車開過來,他坐上去,點了根菸,茫然的問道:“言赫,我是不是很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