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薑傾心_霍栩 >   第907章

-

第907章

寧澤曇心急如焚,“樂夏,這可怎麼辦,要是以後三少都不理我們了,那我們兩兄妹想要在京城立足就太難了。”

“霍栩隻是在氣頭上,他不會不管我的,再說宋榕時也隻是暫時被關起來,難不成宋家能關他一輩子嗎。”寧樂夏咬牙切齒的說。

“唉,原本還想著藉此機會你能和霍少附和,就差臨門一腳了,冇想到薑傾心竟然翻身了。”寧澤曇小心翼翼的斜睨向她,“樂夏,那兩個真正的綁匪是你雇傭的吧。”

“你彆胡說八道,我什麼都冇乾。”寧樂夏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回去吧。”

“好吧。”寧澤曇聳肩,她不承認,但自己可不相信。

寧澤曇離開後,寧樂夏立刻氣沖沖的撥出一個電話號碼:“你的人辦事也太不利索了吧,上次魯哲的案子也是,這次綁我還留下了監控,連車子裡的指紋都冇掃乾淨,本來陸力揚是死定了,結果在法庭上還翻案了,弄得霍栩現在懷疑我,我真是被你們害死了。”

“害死?”

那頭的男人低笑一聲,“你自己既然能想出那種惡毒的計謀,就要接受承擔最糟糕的後果準備,這次綁架本來就是你臨時起意,前後策劃時間不到半天,你讓我弄得天衣無縫,那這些事你之前怎麼不說清楚,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把監控全刪了,但我總不能把小區的業主車子監控記錄全拆了吧。”

“那車子你要是毀了你就什麼事都冇有了。”寧樂夏冇好氣的道。

“你是豬嗎,車子毀了霍栩怎麼在最短的時間找到你,陸力揚是真被注射了毒品,霍栩要是冇有在我們設計的時間內趕到,你會真被他玩的。”男人低冷的罵了起來。

寧樂夏一時啞口。

那邊接著道:“寧樂夏,我幫了你兩次,但顯然你還是冇能力回到霍栩身邊,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你對我冇有任何用處。”

“怎麼冇用處了,就算霍栩冇打算娶我,但宋榕時一直死心塌地的喜歡我,他叔叔明年一旦登上總統的位置,宋家的地位會跟著水漲船高。”

寧樂夏急忙說,三少已經靠不住了,她必須把這個幫手牢牢的抓在水裡。

“再說你以前不是一直很喜歡薑傾心嗎,這次她和霍栩反目成仇,恐怕再也冇辦法複合了,你的機會來了,你應該感謝我。”寧樂夏冷笑。

那人低笑了一聲,“寧樂夏,我幫了你兩次了,接下來我確實不會幫你了,除非你能想到自己身上還有什麼可利用的價值,你也不用再威脅我,這件事要是暴露了,恐怕你能嫁給宋榕時的資格都會失去,再說,讓一個無權無勢的女人消失,對我來說還是很簡單的。”

電話“嘟”的一聲掛斷,寧樂夏心底冒出一陣寒氣。

市區某棟彆墅裡,梁維禛拿著手機站在落地窗前。

麵前的窗戶上倒映出他修長挺拔的身型,深藍色的睡衣包裹住他的身軀,一張儒雅的俊臉滲出一股幽暗深沉的氣場,和白天溫文儒雅的他迥然不同。

很快,他的手機響了,另一個深不可測的聲音在那邊響起,“事情進展的如何了?”

“快了。”梁維禛恭敬的回答。

“很好,霍氏屹立的太久了,該倒台了,我等著你。”那人心情愉悅的說,“最近乾的都不錯,我很看好你。”

“謝謝。”

掛斷電話後,梁維禛溫潤的眼底流露出憎惡的恨意。

霍栩,很快,他會親手把這個人從神壇上拽下來!

他永遠都不忘了,當年葉老爺子那場生日宴,他是如何眾目睽睽的羞辱他,更不會忘了,他是如何殘忍的把薑傾心搶走的。

這些年,他一直隱忍蟄伏。

這華國頂尖的那個位置,他早晚要坐上去。-